3G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伶后 (書號:32078

正文 (八十二)地震

作者:隨夢起航
    呼延貞的手下來尋找他,看見他被壓在房梁下,忙與我一起徒手刨著瓦礫,只覺得過了有一個世紀那么久,終于把他刨了出來。他的脊背受了重創,我讓手下把他平放在地上,不讓任何人動他一下,吩咐手下找來被子蓋在身上,然后去找大夫,又找來清水為他輕輕擦拭著臉。

    我問他:“現在感覺怎么樣?”他微弱的說“你唱的歌,很好聽,我還要聽。”我撫著他的手說:“只要你答應我不睡覺,我就唱歌你聽。”他臉上洋溢著笑容答應著,我催促手下說:“大夫怎么還沒有找來?你是要掉腦袋嗎?”呼延貞說:“我還好,不著急。”

    聽著他的話我的眼淚又掉了下來,怕他看見著急,忙轉過臉對著手下說:“快去,再去找。”我為他一遍一遍唱著歌,一遍一遍呼喊著他的名字,手下終于找來了大夫,為呼延貞查看過傷情后說:“房梁倒塌的瞬間,幸好他用內力護住了心脈,只是脊背骨頭受了傷裂開了,暫時幾個月不能動了,要有人細心照料,再別無大礙。”

    我握著呼延貞的手激動地說:“謝謝你,謝謝你沒事。”看著他的臉瞬間煥發了光彩。喜悅之余,只覺全身力氣瞬間被抽空,眼皮重的像是灌了鉛水,只想睡一覺。

    再次醒來,看見大家都依偎睡在一起,篝火還有一點火星,眼前一片狼藉,大多數房屋剩下的只是殘垣斷壁,空氣中彌散著飛揚的塵土,耳邊只有嚎啕大哭和撕心裂肺呼喊后的死寂,我看不見生的跡象,不知這場災難什么時候會結束。

    呼延貞被接走,他走時那戀戀不舍的神情讓我的眼淚再一次落下,在這一場生死中,我們的生命被再一次纏繞,不知道下次再見時,又是怎樣的光景,我只希望他能安好。在我心里,他已經成了我的朋友,我會擔心他,也會思念他。

    我回到別具一閣,經過強烈的地震,斑駁的墻面下,墻體依然安好,經過一夜的恐慌,心情倒是見了晴,因為我的家還在。大家都受了莫大的驚嚇,見到我的歸來,如翠首先痛哭起來。摸著我包裹的頭部說:“還疼嗎?是昨天受的傷嗎?”我安慰道:“不疼了,一點小傷。”

    看著大家都精神緊張,恐慌的樣子,我安撫道:“大家昨天受驚了,好在災難過去了,大家今天好好休息,回去好好安撫自己的家人,明天起,我們就要修繕自己的家園了。”

    如翠扶著我回到房間,我說:“沒事,你不必擔心我,你昨天一定嚇的不輕,快休息去吧。”她只搖搖頭說:“我哪都不去,只想看著你,我好后悔當初讓你去將軍府,害你受了這么大的罪。呼延公子差人告訴我們,你被他救下了,只是受了傷,需要養著。我就知道郭黎韻沒安好心,讓我碰到她,一定啐她的臉。”

    突然腦中閃出一個點子,我忙說:“你去找如青來。”她疑惑的出去了,不一會兒帶了如青來,看她們坐下我便開口道:“你們知道昨天發生了什么事嗎?”如青說:“是大地動吧,我聽街上的老人們說的。”我接著說:“你們知道這其中的緣由嗎?”

    如翠說:“那些老人們說,是惹怒了天神,天神降罪下來,懲罰我們的。”我輕笑,“我們做錯了什么?再說我們這些連姓氏都不配有的賤民能做什么惹天神生氣的事。那天神又是因為誰而動怒呢?”如翠問道:“誰有這么大本事?”如青道:“皇上乃天之驕子,若是非說誰,那就非皇上莫屬了。”

    如翠問:“皇上干什么了?為何會惹怒天神?”如青道:“我們賤民,哪里能知道皇上和天神的事,說不得。”我說:“你們說不得,我倒是說得,因為我是受害者,只有我才知道哪里錯了。皇上不顧子女幸福,憑借自己主觀武斷賜婚。使自己兒子陷入無限的痛苦之中,太子是這樣,他沒有制止,現在四皇子又是這樣,所以天神覺得皇上昏庸,以小見大,認為在治理天下同樣不能做到明察秋毫,才會引起天神的震怒,降罪下來。”

    “要想讓天神停止懲罰,就要糾正錯誤。”如青說:“你說這話,我們信,可別人未必信,到說你居心叵測了。”我笑說:“有沒有聽過眾口鑠金,積毀銷骨,從古至今三人成虎的事比比皆是,而且皇上是會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人,當然,我們必須使些計策,這話不能從我嘴里說出,還需從長計議。”

    對如青說:“幫我找塊石碑。不要讓任何人知道此事。”等她們離開后提筆寫下:“蔽目亂點鴛鴦章,滴水成冰心漸寒。小懲大誡慎審之,莫使后車蹈覆轍。”如果把這首詩刻到石頭上,出現在地震現場,被人發現,一傳十十傳百,聽到皇上耳中,會不會對郭黎韻和寰的婚禮有所審視?

    我本不愿意做這些損人的事,只怪黎韻對我太過狠毒,人世間的事,不是躲就能平安無事。我受過的傷,流過的血,要一一討回來。恰是這場地震讓我有了報復的機會,我如何又能讓它悄悄的溜走?

    晚間呼延貞差人捎來話,他已經平安到達,若是心情不好,便可以去找他玩。我笑了。寫封信讓來人帶給他。

    “知道你安好,我便放心了,你要聽大夫的話,好好養傷,我這里還有些事需要處理,等我得了空,便去瞧你,期待下次見面。秋賢”

    回想早上的情景,我的心情難以平靜,我是死過一次的人,看著那些倒塌的房屋,那些難民絕望的雙眼,我感同身受,我應該盡我一點綿薄之力。“如青,把我們現在賺的錢全部拿出來,交給田策去買米,我們明天開始,開粥鋪。”

    如青說:“這確實是個賺錢的好方法,現在天災剛過,今年收成一定不好,民不聊生,開粥鋪一人一碗,幾個銅錢,積少成多,我們能翻好幾翻。”我搖了搖頭說:“開免費粥鋪,不收錢。今天起就會有許多難民涌入城里,我不想看他們凍死,餓死。”

    “我們支持你。”如青和如翠聽了我的話十分贊同,讓我更加堅定了自己的信念。隨即叫了田策來,以前沒有仔細看過他,今天見了到覺得長大了不少,就像是看見自己的孩子又長高了一樣,瞬間開心了起來,順口便想開個玩笑:“小伙子也長成大人了,我覺得自己都要老了。”

    田策靦腆的低下了頭說:“您真是愛開玩笑,您怎么會老呢?”一聽我們便都笑了起來。如青說:“不是有正事說么?你倒先調侃起來了?”我便問:“說來慚愧,我們這兩年賺了多少錢了?我竟然一點都不知道。”如青拿起算盤噼里啪啦算了一會兒說:“這幾年

    ,我們除了各種開銷后還有一萬多兩銀子。”

    想著我們當初只有一百兩黃金,我這幾年到處亂跑,沒有一天安分的呆在店里,如果沒有如青如翠打理,早就玩完了,哪里還有這一萬多兩銀子在這,眼淚瞬間就落了下來。如青笑道:“剛剛還慷慨激昂的要開粥鋪,一數銀子舍不得了?”

    我笑著罵她:“就你貧嘴,我是那樣的人嗎?我是覺得你們真是太好了算了不說了。”抹掉眼淚,“田策帶著幾個后生去各大糧店盤米,先支取上五百兩,全部買米,現在就去。”“如翠你去買碳,你自己看著買,需要多少向如青支取,不必經過我,還有糕點從明天起暫時不做,什么時候再做以后看情況。”

    “如青,你要做好糧食的儲備工作,不能讓我們的糧食有一丁點問題,要知道我們是要救人,我們的手里握著的是受災害難民的生命。不能讓受傷的心靈再次受到傷害。”他們各自領命以后便出去了,又留了我一人呆著,孤獨的情緒瞬間襲來。是要借酒消愁?還是要給自己找一個借口去找寰,我不想深究,走出門去,對面就是寰的全聚德。

    一進門李總管便迎了上來:“秋賢姑娘來了?你頭怎么了?”我笑著說:“李總管好,好久沒見,您越活躍精神了。”李總管道:“姑娘來是要吃飯?還是?”我假裝沒心沒肺的笑著說:“我要好酒好肉,肚子里的饞蟲鬧得厲害著呢!”說完便上了樓。

    如我猜測的一樣,寰不在這里,但是依舊有些許的失望,上次見面已經模糊又陌生了,我卻依舊想著他。說好的要相忘于江湖,可是黎韻的挑釁讓我燃起了斗志,索性就放任自己好好地愛一場,即便是沒有自尊的想他。

    端起酒杯嘲笑自己似的喊著:“干了!”什么自尊,讓它明天再來吧,今天就讓我再這樣活一天。幾杯酒下肚,眼睛也跟著腦袋出現了幻覺,寰帶著那如沐春風的微笑看著我,我喃喃的說:“你知道嗎?你就是我心頭的痛,得不到、放不下、舍不得”
真人游戏有哪些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