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伶后 (書號:32078

正文 (八十一)解救

作者:隨夢起航
    父親的手撫摸著我的臉,像是永遠也摸不夠的樣子,眼神中盡是對我的疼愛,我笑呵呵的說:“爸爸,我可是冰呢,再摸我就融化了。”說著臉上真的濕潤起來了,我驚恐的看著他,他同樣驚慌的看著我一點一點變的透明,我的視線變得模糊,直到再也看不見父親。

    父親的聲音依舊在耳邊回響:“秋賢,秋賢。”開什么玩笑他居然叫我秋賢,我憤怒的睜開眼睛,呼延貞的臉就在我眼前變得清晰,他的手還放在我的臉上,原來我夢到的是他的手在一直摸我的臉。“你醒了?快嚇死我了。有沒有哪里不舒服?快叫大夫來。”

    大夫瞧過我,叮囑幾句便離開了,整個房間便只剩下我與呼延貞,我想要說出口的“謝謝”卻像梗在喉嚨里的刺,吐不出卻也難以咽下,只眼巴巴的望著救了我命的呼延貞,心中五味雜陳,一時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呼延貞卻顯得那么興奮,絮絮叨叨講著之前的經過,他說,我們約定好的三天時間一到,他便迫不及待的去找我,正好撞上了急得團團轉的如翠,如翠看見他就像握住了救命稻草,精神瞬間崩塌,嚶嚶的哭了起來,講了我去將軍府兩天未歸,她們差人去將軍府找人,但被將軍府的人轟了出來,說根本沒有我這么一個人去過將軍府。

    他急忙遣人出去打聽,不出半個時辰,下人回來說一天前有幾個人趕著馬車出城,例行檢查時,說是將軍府要運輸的重要物品,不便開箱,而且塞給守城人一大塊銀子。

    他說,當時他的眼皮一跳,覺得其中有蹊蹺,便騎了快馬沖出城外,可是出了城他就犯難了,城外通向各個方向的路都有,不知道要從那一路走,便又回了城,又差人打聽那一車人的走向,廢了半日功夫終于有了回信,他便又騎了快馬帶著手下幾個高手前去搭救我。

    “那幾個人怎么樣了?”我說的第一句話居然是這,“哦,死了。”他滿不在乎的說,“你怎么能隨便就殺人呢?你犯了罪,是要被處死的呀。怎么辦?”他說:“我殺他們?那是他們咎由自取,他們要把你后賣到窯子里去,要不是我及時救了你,后果不堪設想。”

    “那你也不能殺了他們呀,他們有錯死不足惜,可是何必把你也牽扯進來,我如何能還清對你的虧欠?”他笑笑說:“那不然你就以身相許好了。”我竟無言以對,他忙又說:“我怎么會讓自己處于危險的處境呢?這件事我早已處理好,沒有我們什么事的,是他們分贓不均起了內訌。”

    “不管怎么樣,還是要謝謝你救了我的命,日后我一定會報答你的恩情。”呼延貞癡癡的笑著,“你笑什么?莫非我誆你不成?”他說:“既然如此,不如立個字據,白紙黑字,我將來也好有個憑據不是?”

    他說著真就拿來了筆墨紙硯放在我面前,我只得提起筆來寫下:今有呼延貞搭救之恩,明有秋賢報答之時,特立此據以對此言,若有不從當天雷轟頂——秋賢。寫完按了指印,呼延貞立馬吹了吹,待墨干后便收了起來,笑嘻嘻的說:“既然寫了這字據,我也不怕你抵賴,今日好好休息,對了有空想想如何懲罰主謀吧。”

    說罷轉身出去,只留我一人呆在這空蕩蕩的房間,頭上的傷口隨著血液的沖擊突突的疼,似乎在嘲笑我賣了自己。我亦自嘲,落入呼延貞手里,不比被賣到窯子里好多少,前者或許是身體上的傷痛,而后者便是心靈的打擊了。或許呼延貞并不想讓我怎么樣,不然他大可剛剛就用了,要不然就是在策劃更大的陰謀。

    想著這些復雜的事,頭痛欲裂,就暫且擱置了。忽而又想起呼延貞走時說處罰主謀的話,我被困在箱子里確實恨過,可是更多的是絕望,從來沒想過把黎韻怎么樣,現在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不知道寰知道我的遭遇會作何感想,既然她不仁,到不能怪我不義了。

    第二天呼延貞仍舊來看我,我問道:“依你看,我該如何懲罰主謀?”呼延貞眉毛一挑說:“既然她要把你賣到窯子去,你可以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唄。”我搖了搖頭說:“人家是將軍府的千金小姐,又是即將嫁入皇室的金貴之軀,但憑我有天大的本事,又能耐人家如何?”

    呼延貞點點頭,“若是在鷹國,我揮一揮手她就永世不得翻身。只耐我在這旸國,竟無半點用處。”我說:“我倒是有個好計策,只是我需要回別具一閣。”呼延貞說:“你莫非是躲我?”我啞然失笑,“你未免也太過多疑了,是你提議處罰主謀的,現在倒是又后悔了?”他說:“那你說說你的計謀,我便相信你不是為了躲我。”

    “苦肉計、借刀殺人。”具體的計劃我不便說,只得說個大概意思以平呼延貞的懷疑。他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對我說:“忘了告訴你,你頭上的傷口流血太多沒辦法包扎止血,只好把你頭發剃了,你現在沒法回去。”

    我摸了摸頭,確實包的嚴嚴實實,看來傷勢還是蠻嚴重的,不過我覺得比起從城墻上跳下來那次輕多了,古人說: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損傷。不過我并不在意,何況這具軀體的父母早已拋棄了她。

    呼延貞笑道:“這次你是沒辦法親自報復了,就看我的了。”我好奇的問:“你準備做些什么?”他故作神秘說:“你只管看戲好了,剛才你提醒了我,腦子里突然靈光一閃,就用借刀殺人,是絕好的。”

    “我問你,你們是什么關系?你對她了解多少,你要詳細告訴我。”回憶的閘門再次打開,那些美好的回憶像是洪水一般傾瀉而來,我一瞬間承受不住,眼淚便掉了下來。我的淚水是委屈、是后悔、是恨。我知道,如果可以回到過去,我一定不會再做同樣的選擇。

    我講的故事很簡短,就連回憶帶給我的都是傷害,講訴又怎么能坦然面對?呼延貞點頭道:“原來你竟是背負著這么大的痛苦,該有多么委屈,不止心靈受到傷害,還有身體上的迫害。郭黎韻竟是個忘恩負義的狠角色。”聽了這話心中突然就像打開了一個豁口,這段時間郁積的怨氣,一下子隨著眼淚傾瀉下來……

    之前的哭泣也好,強顏歡笑也好,別人的勸解也好,都沒有呼延貞這幾句話力道大,我心中的委屈終于有一個人能明白了,能得一知己,確實是人生的一大幸事。古有“愿為知己者死”,確實表達了知己難得。雖然不能說呼延貞是我的知己,但這件事情,只有他知道我心中的委屈。他默默地撫著我的后背安慰著我,我竟有一瞬間的恍惚。

    哭過之

    后心里便舒暢了許多,就像陰郁了幾天的天空終于下了一場磅礴大雨,現了彩虹出了太陽。我問呼延貞,“是不是我太善良,所以才一直被欺負?”呼延貞搖了搖頭說:“你的確是善良的人,但這并不是你被欺負的主要原因。你被欺負是因為你不夠強大,在我的人生中,沒有被人欺負的說法,只有我欺負別人的份。”

    我并不認為通過欺負別人來顯示自己就是強大,反而我認為強大是包容別人的錯誤、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那才是真正的強大。能力的強大是通過幫助別人實現的,心靈的強大是通過容納別人獲得的。自恃自己肌肉發達就去欺負別的弱小的人,那是地痞流氓;見到別人欺負弱小者時,能挺身而出,那才是真正強者該做的事。

    不過話說回來,確實沒有人敢欺負強大的人,因為那將會是一種挑釁,可能瞬間讓自己斃命,沒人敢嘗試。所以我確實該考慮,如何讓自己強大起來。

    床突然間的晃動,我瞬間沒反應過來,呼延貞下意識的扶住床桿,我看著他,只見他同我一樣只是一臉茫然,緊接著又是一次劇烈的晃動,桌子上的茶杯碰撞茶壺發出清脆的響聲。“地震了。”我的聲音讓呼延貞臉色變得晦暗,他是害怕。對于一個古人,面對這樣的天災手足無措很正常,他還算鎮定。

    又一次晃動,明顯時間長了許多,看來這次地震是非常強烈的。我拉著呼延貞向著院子跑去,拉開門的瞬間,又一次強烈的破壞性的震動襲來,整個房子在搖晃著,桌上的花瓶摔得粉碎,墻體被瞬間移位,房梁倒了下來,我被門坎絆倒順勢跌出門外,但呼延貞卻被壓在了房梁下暈了過去。

    我拍打著他的臉頰,哭著呼喊他的名字,他卻沒有一點反應,臉色呈土灰色,我一邊呼喊一邊刨著他身上壓著的瓦礫,我掐著他的人中,他的眼皮動了動,我喊道:“呼延貞,是我呀,你快醒醒。能聽到我說話嗎?”只見他緩緩睜開眼睛,“你沒死,你沒死……”我抱著他的臉喜極而泣。

    “疼。”他微弱的聲音傳入我的耳朵,“你堅持住,千萬不要睡覺,你和我說話,我給你唱歌,你沒聽過我唱歌的。”我哭著用雙手繼續刨著那些瓦礫,“我給你唱歌,如果沒有遇見你,我將會是在哪里,日子過得怎么樣,人生是否要珍惜,也許認識某一人……任時光匆匆我只在乎你,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氣息……”
真人游戏有哪些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