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鬼仙大人,求嫁! (書號:25710

正文 第043章 身中春毒

作者:凌曼舞
    “爹爹不說話就是答應了?“林輕柔試探地問道。

    林青云按了按她的肩膀,笑道:“柔兒的話,爹爹又怎會不答應。”

    “咣當——”阮九舞一下沒站穩,撞到了桌子的邊緣,桌邊的酒壺應聲倒下,頓時飄起一陣酒香。

    無心擦拭裙邊的酒漬,她不敢相信地往林青云的方向挪動了兩步,心中思緒翻騰。

    “姐姐,還愣著作什么,還不快給爹爹道個歉,陪個不是?“林輕柔上前親密地挽起阮九舞,在外人看來,著實是姐妹情深。

    阮九舞愣了一下,直直地望著林青云,紅唇微啟,“爹爹,女兒以前惹您生氣了,對不起,希望能得到您的原諒。”

    林青云目光閃爍,竟覺得兩張相似的容顏在阮九舞的臉上交相出現,十六年前的回憶突然浮現在腦海中。恍惚間,他應了一聲,“好。”

    阮九舞將一只手按在桌邊,盡力抑制住內心激動的情緒,然而身子還是不由微微發顫,柔美的鳳眸漸漸覆上一層朦朧的水霧。

    她等到了么,終于等到了么……

    爹剛剛竟然說“好”……沒有拒絕,沒有責罵,而是說了“好”……

    十六年了,整整十六年,她終于成功邁進一步了么……

    娘,您看到了么,爹終于開始接納女兒了……

    “爹爹,大姐,看到你們重歸于好,柔兒真開心。”林輕柔用帕子拭了拭眼角的淚珠,隨手招來了貼身丫鬟,“阿花,給姐姐買酒滿上。”

    “是。”阿花端著早已備好的酒壺走了過來,拿起阮九舞的酒杯小心地斟滿。

    “爹爹,大姐,喝了這杯酒,過去的就都過去了。”林輕柔笑著說道。

    此時桌上的其他夫人們也大體了解了情況,皆被眼前的場景感動,亦附和道:“是啊,家人之間哪有化不開的隔閡。”

    林青云聞言笑著地向各位夫人點了點頭,然而握住酒杯的手卻因過于用力而鼓起青筋,心想,如今這么多外人看著,他還能有什么選擇?真不知道柔兒這丫頭今天是發什么瘋,等宴席結束后再找她算賬!

    “九舞,來。”林青云舉起酒杯,第一次用平和的眼神望著阮九舞。

    阮九舞從丫鬟阿花手中接過酒杯,輕聲道:“謝謝爹。”

    隨即,與林青云一同舉杯,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馬氏自始至終一言未發,但當看見阮九舞飲下那酒之后,嘴角卻得意地微微上揚。

    “好了,諸位繼續享用,我先失陪一下!”林青云對其他夫人們點頭示意,向下一桌賓客走去。

    林青云走后,眾人紛紛落座,韓氏忙牽起阮九舞的手,輕聲道:“好孩子,真為你感到高興,看來讓你一起參加壽宴,是極其正確的選擇。”

    阮九舞還沉浸在難言的喜悅中,聽見韓氏的話,回過神正色道,“我此次能來參加壽宴,多虧了三夫人的幫忙,此份恩情,九舞將謹記于心。”

    說罷,她又看向對面的林輕柔,而對方也正似笑非笑地望著她。

    平心而論,她并不相信幾日前還恨不得將她鞭打致死的林輕柔會誠心幫她恢復與爹爹的關系,但是當下她又想不明白其中緣由。

    若還是為了得到夜澈,似乎有些說不通……

    林輕柔沒有避開她的視線,反而對她別有深意地笑了笑,白皙的小臉上少了幾分柔弱,多了幾絲陰冷。

    這時,桌上的一位夫人突然舉杯面向阮九舞,諂媚說道:“阮小姐秀外慧中,我見第一眼就很是喜歡,遺憾的是犬子今日有事沒有一同前來,未能一睹小姐風采,他日若阮小姐得空,歡迎去我府上做客。”

    被她這一打斷,阮九舞錯開了林輕柔的視線,淡然地回應道:“謝謝夫人。”

    猶豫片刻,端起面前的茶杯,以茶代酒,輕輕抿了一口。

    這夫人的意思她又怎會不明白,可是,她卻沒有任何心動的感覺。

    想到這,她轉身望向男賓區,一眼便對上了那雙深邃的雙眸,雙頰不由一熱。

    難道他一直在這樣望著自己嗎?

    見夜澈面無表情,眉毛微蹙,與周圍人沒有半點交流,她心中一軟,猜想他應該很反感這種嘈雜的環境吧。

    “爹爹還在敬酒,暫時也沒機會送壽禮,不如先與他去院中清閑一會兒。”阮九舞在心中暗想。

    當她正欲起身時,一股熱流卻順勢從下體流出,她一驚,馬上再次坐下。

    按日子推算,月事并不應該此時到來,可此時身下的感覺卻與月事到來時無異,難道是前陣子受傷導致體內氣息紊亂么?

    “九舞,你怎么了?”韓氏見她動作奇怪,關切地問道。

    “我離開一下,很快回來。”說罷,她起身看了眼夜澈,見他也準備一同離開,連忙對他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跟來。

    她是打算如廁,他若跟來,豈不是尷尬至極。

    夜澈狐疑地盯著她,最終還是緩緩坐下,目送她走出宴廳。

    阮九舞匆忙趕到茅廁,粉紅的雙頰竟然已經香汗淋漓,她急忙從袖中取出一塊干凈的紡布,無力地靠在墻上。

    為了方便救人,她一直都有隨時攜帶紡布的習慣,想不到今日竟用到了此處。

    可當解開衣衫時,她卻愣在原地,不解地看著眼前的景象。

    下衣并無血色,并不是月事來了……那這濕潤之感是……

    阮九舞眼底一寒,快速整理好衣物,屏息凝神,雙目緊閉,認真查視著體內的變化。

    “可惡!”半晌,阮九舞猛地睜開雙眼,鳳眸中盡是厲色。

    她竟然中了春毒!

    這怎么可能!

    容不得她思考,一股股燥熱不斷從體內涌出,身體各處都在發生著微妙的變化,她的臉頰越來越燙,身體的力氣正在一點點消失。

    阮九舞取下頭上唯一一支玉簪,毫無猶豫地用力劃向小腿,頓時鮮血溢出,急劇的疼痛讓她清醒了幾分。

    她咬緊牙關,扶著墻一步步向外走去。

    她這副樣子已經無法再回宴廳叫夜澈,林府怕是也呆不得了,只希望她能堅持走到街上,隨便找家客棧先安頓下來。

    “砰!”

    剛邁出茅廁,一記悶棍突然從勁后襲

    來,視線漸漸模糊,閉眼的瞬間,她隱約看見幾個壯漢將她抬了起來。
真人游戏有哪些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