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鬼仙大人,求嫁! (書號:25710

正文 第042章 冰釋前嫌

作者:凌曼舞
    阮九舞看見林青云手上纏裹的紡布,又回想起方才在流云苑的場景,神情摻了幾分復雜。

    林青云來到賓客面前,接過侍從遞來的酒杯,高舉胸前,“今日在座的各位皆是林某朋友,感謝諸位百忙之中來此一聚,我先干為敬!”

    說著,林青云將杯中酒一飲而盡,壽宴正式開始。

    聽到他這番話,賓客們都露出欣喜與滿足的神態,連忙一同干杯慶祝。

    今天來祝壽的都是顧安城內有頭有臉的人物,他們奉上貴重的壽禮,無非就是為了與林家攀上點交情。如今聽見“朋友”二字,自然個個神清氣爽,喝起酒來也暢快多了,不一會兒的功夫,屋內已經熱鬧嘈雜,劃拳聲此起彼伏。

    與男賓區域相比,女賓這邊明顯安靜多了,韓氏夾了片鹵牛肉放在阮九舞面前,“多吃點,幾個月不見,你又瘦了。”

    “謝謝三夫人。”阮九舞淺笑著點了點頭。

    “對了,九舞,那位夜公子似乎與你交情匪淺?”韓氏的聲音不大,卻恰好被對面的馬氏母女聽見。

    林輕柔手中一頓,舉在半空中的筷子竟忘了收回來,眼中的狠厲一閃而過。

    阮九舞沒想到韓氏會突然提到夜澈,稍作猶豫后點了點頭,“算是吧。”

    她曾經在竹林中幫過夜澈,夜澈更是數次對她伸出援手,朝夕相處的時間也有一個月了,這樣的交情,應當算得上“匪淺”吧。

    聽見她的回答,林輕柔的氣息明顯變得急促,手中的筷子已經快被捏斷,直到馬氏暗中戳了戳她,才抿著嘴恢復平靜。

    韓氏意味深長地看了阮九舞一眼,壓低聲音說:“你也是大姑娘了,可想過自己的終身大事?”

    “終身大事?”她茫然地搖了搖頭,“三夫人,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我看那夜公子為人穩重,待你又很是細心,倒是可以考慮托付余生。”

    “三夫人,您誤會了,我與他只是好友罷了。”阮九舞連忙解釋,雙頰更是染上了兩團紅暈。

    韓氏莞爾一笑,拉過阮九舞的手放在自己腿上,輕拍著說道,“孩子啊,我是看著你長大的,又怎會看不出你的心思?”

    她的心思?

    她確實對夜澈有著異樣的情愫,那是一種怎樣的感覺她自己都講不清楚,韓氏又看出什么了呢。

    “你看那夜公子的眼神啊,跟我看老爺時是一樣的。”

    說著,韓氏側身望向不遠處,順著她留戀的目光,阮九舞看見了正在逐桌敬酒的爹爹。

    韓氏十幾歲便嫁于爹爹,雖為偏房,卻與爹爹感情極深。依照韓氏的意思,自己對夜澈的情感……也是想要嫁他為婦?

    不……太荒謬了,她對夜澈還不甚了解,怎能這般胡思亂想……

    “九舞?”韓氏輕喚幾聲,見她沒有反應,便在桌下拽了拽她的手。

    “是,三夫人請說。”阮九舞回過神,細聲應道。

    韓氏嘆了口氣,憐惜地看著她,“你娘走得早,我雖不能代替她在你心中的位置,卻想盡己之力照顧好你。若你確定了心上人,一定要告訴我,我會為你準備好嫁妝,風風光光出嫁。”

    阮九舞不明白為何韓氏突然操心起她的婚事了,雖然知道她是好意,卻也不想繼續這個話題。

    正好看見林青云在隔壁桌敬酒,于是她抽回了手,輕聲說:“謝謝三夫人,此事不急,日后再議吧。爹爹就要到我們這桌敬酒了,可需要我給三夫人斟滿?”

    “我念佛多年,就以茶代酒吧。”韓氏會意一笑,沒有繼續提有關婚事的半個字,而是喚來一旁的丫鬟們,吩咐道,“給桌上的各位夫人小姐們斟酒倒茶。”

    “是。”丫鬟們齊聲應道。

    桌上的酒水剛剛添置好,林青云就從隔壁桌走了過來,紅潤的面色與身上的絳色長袍交相呼應,看起來精神飽滿,完全猜不出其真實年紀。

    “我敬諸位一杯,招待不周之處,還望多多包涵!”林青云舉起酒杯,微醺的眼眸有些迷離,飄忽不定的視線在阮九舞的臉上稍作停留后又快速移開了。

    馬氏等人一齊起身,或舉酒或端茶,皆隨著林青云一飲而盡。

    “爹爹。”林輕柔放下酒杯,突然嬌柔地喚了一聲,裊裊走到林青云面前。

    “怎么了,我的乖女兒?”

    “爹爹,今日是如此喜慶的日子,柔兒有個心愿,爹爹能否答應柔兒?”林輕柔挽住林青云的手臂輕輕搖晃。

    其他夫人們皆一臉好奇地看著林輕柔,阮九舞的面容卻略顯失色,注視著林輕柔的動作,內心一陣落寞。

    估計這輩子,她都沒機會與爹爹這般親昵……

    “哈哈!”林青云爽聲大笑,“我家柔兒學會調皮了,還沒說是什么事情就讓我答應?也罷,爹今天高興,便應了你!”

    “謝謝爹。”林輕柔露出一記甜笑,隨即看了一眼阮九舞,幽幽說道,“在我的印象中,大姐一直既懂事又孝順,從小到大就是我和三弟學習的榜樣。”

    林青云似乎沒想到她會提及阮九舞,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礙于有外人在場,并沒有打斷她。

    林輕柔拿出手帕擦拭了下眼角,繼續說道:“身為一家人,看見大姐與爹爹因為誤會而生出嫌隙,柔兒真是既焦慮又難過,所以才借今天這個好日子,斗膽請求爹爹,就與大姐冰釋前嫌吧。”

    說罷,林輕柔又眨了眨眼,小聲嘟囔了一句,“爹爹方才可是已經答應我了。”

    完全沒料到林輕柔會演這么一出,阮九舞的眉頭皺得越來越緊,但看向林青云的視線中又有一絲期待。

    雖是她不知道林輕柔用意何在,但是爹爹真地會接納自己嗎?

    林青云沉默不語,良久,抬頭看向阮九舞,神情竟有了瞬間的恍惚。她的一眉一眼,一顰一笑,都像極了自己十六年前癡愛的女人。

    話說回來,若不是因為她們母女長得如此相像,興許自己對這孩子的厭惡也不會如此之深……
真人游戏有哪些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