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鬼仙大人,求嫁! (書號:25710

正文 第038章 美得招搖

作者:凌曼舞
    兩日后,天色蒙蒙亮時,荒宅的主屋內就亮起了暖黃色的光,阮九舞端坐在銅鏡之前,月和一邊細致地為她梳著發髻,一邊不時打著哈欠。

    “一會兒再去睡一下吧。”阮九舞看了月和一眼,心疼地說道。

    月和笑著應了一聲,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止,細致地系上緞帶,雙手捧在胸前,杏眸彎成了兩道月牙,“大功告成,小姐真是太美了!”

    阮九舞聞言看向了銅鏡,不由一愣。

    鏡中的自己看起來清冷纖瘦,眉似遠山,膚勝白雪,如行云流水般垂落的青絲覆于一身紅裝之上,晶瑩的紅唇輕輕抿在一起,最出彩的還是那雙墨色的眸子,靈動又不失嫵媚。

    她一向不施粉黛,很少見到上了妝的自己。

    如果將平日里的她比作凈白的睡蓮,那么此時的她則像是妖魅的薔薇,耀眼又張揚。

    阮九舞滿意地點點頭,起身將木桌上的白色瓷瓶放入袖中。

    瓶內一共有七顆喚元丹,兩天內煉制這個數量已經是她的極限了。

    月和跟著走過來,見天色已經完全亮了起來,便吹滅了桌上的油燈,又幫阮九舞整理起衣裙,重新緊了緊腰間的束帶,將她姣好的身材完全展現出來。

    “小姐的身形真是玲瓏有致。”月和含笑說道。

    “你這丫頭,自從跟青影在一起后,乖巧沒多幾分,貧嘴的功力倒是見長。”

    “哪有嘛,青影那么好,我跟他學了很多呢。”月和吐了吐舌頭說道。

    “是是是,青影哪都好,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了。”阮九舞作勢撫了撫額,一副怕了她的樣子。

    “在小姐眼中,夜公子才是最好的男人吧。”

    “莫要亂講。”阮九舞臉色一紅,嗔怪地敲了敲月和放在她腰間的小手。

    月和“嘿嘿”一笑不再多言。

    一切準備妥當,阮九舞推開房門,卻看見夜澈與青影已經等在院中。

    她走到青影面前,叮囑道:“我恐怕要晌午過后才能回來,月和就拜托你照顧了。”

    青影嚴肅地點點頭,篤定地應道:“好的。”

    見到她們,夜澈先一步向門口走去,阮九舞亦急忙跟上。一路上倆人并肩而行,雖然過多言語。進城后,周圍的氛圍變得熱鬧起來,繁華的景象卻絲毫沒有減輕阮九舞心中的緊張。

    很快就要到林府了,想到馬氏的光頭,不知爹消氣了沒有,會不會一怒之下將她攆出去。

    攆出去也沒關系,能看爹爹一眼,并把精心準備的壽禮獻上,她就滿足了。

    夜澈瞥了她一眼,突然說道:“你是去祝壽還是奔喪?”

    “我……”她舒展開擰成麻繩的眉毛,努力扯動著嘴角,“我有點緊張。”

    “回你自己的家,看你自己的爹,何須緊張?”

    夜澈的“寬慰”擲地有聲,竟將她堵得說不出話,只能摸了摸袖中的藥瓶,輕嘆一聲。

    “舞姐姐!”

    這時,一道清爽的聲音從遠處傳來,阮九舞和夜澈同時將目光投向前方,只見林府已經近在眼前,而林昱清正站在門前向他們不斷揮手。

    阮九舞旋即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同樣揮手示意,并加快了腳步。

    “呵。”夜澈看著她喜悅的背影,冷笑一聲,心道,這個女人跟他家老太太一樣,變臉比翻書還快。

    此時林府已經門庭若市,前來祝壽的賓客絡繹不絕,有的手持錦盒,有的干脆派小廝挑著木箱隨行。

    林家身為顧安城首富,財權兼備,一些有求于林家的人自然不會錯過這個好機會來阿諛奉承,與林青云攀上一絲關系。

    “舞姐姐,好久不見,我好想你。”待阮九舞走近,林昱清深情款款地說道。

    “呵呵。”她掩嘴輕笑,眉眼中盡是喜色,“你這孩子,每次都這么說。”

    林昱清不好意思地撓撓頭,當看到她身邊又走上來一道墨色身影時,眼底立刻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陰冷。

    這不是那位病人嗎,他怎么也來了?

    “舞姐姐,這位是?”林昱清盯著夜澈故意問道,右手已經撫上了腰間的青銅佩劍。

    “哦,上次你們見過面的,他叫夜澈,是我的……“她頓了頓,笑著說,“是我的朋友,我邀請他一起來為爹爹祝壽。”

    林昱清心中一寒,上次舞姐姐介紹時還說他只是病人,這次卻說是朋友,看來這一個月發生了不少變化……

    “哦,既然是舞姐姐的朋友,那也是我的朋友,夜公子,我替家父謝謝你的到來。”說著,林昱清伸手做了個“請”的姿勢。

    夜澈瞥了他一眼,一言不發地走進大門,阮九舞見狀尷尬地笑了笑,對林昱清說道:“那我也先進去,一會兒見。”

    “好,一會兒見。”林昱清露出一貫的笑容,如春風拂面般溫暖宜人。

    阮九舞轉身進入府內,見夜澈正走在前面端詳著林府的建筑,便走上前小心地說道:“昱清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嗎?”

    “沒有。”

    “那你為何對他那般態度……”

    夜澈停下腳步,向后橫了她一眼,冷冷地說道:“本宮一向不喜歡跟虛偽的懦夫打交道。”

    “虛偽的懦夫……?”她有點聽不懂,皺著眉問道,“何出此言?”

    夜澈冷笑一聲,附身在她耳旁說:“阮九舞,收起你那些泛濫的善良與寬容,看人不是用眼睛,而是用心。”

    感受到耳垂傳來的熱氣,她退后幾步,紅著臉說不出話來,這嬌羞的模樣瞬間引來周圍不少男人覬覦的目光,然而她自己并沒有發覺。

    “哈哈。”夜澈看見她窘迫的樣子,心情大好,環顧四周說道,“這里白天看起來倒是與晚上不太一樣。”

    阮九舞聞言急忙上前捂住他的嘴,做了個噤聲的動作。

    一股淡淡的少女馨香鉆進夜澈鼻間,他皺了皺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她匆忙放下手,干咳一聲說道:“我想去看望一下三夫人,一起嗎?”

    “嗯。”夜澈應了一聲,視線沒有離開她微微泛紅的臉龐,背在身手的手掌中卻游走出一絲銀色的閃電,不停地穿梭在他們周圍。
真人游戏有哪些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