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鬼仙大人,求嫁! (書號:25710

正文 第037章 念念不忘

作者:凌曼舞
    冰冷的氣息吹在她的臉上,阮九舞慌亂地移開視線,半晌,才發覺他話中蹊蹺,茫然問道:“幾日不見?”

    “你已經昏睡七日了。”夜澈平淡地答道。

    “……”阮九舞一時語塞,竟不知如何回應。

    上次醉酒她睡了三日,這次受傷竟然睡了七日,今年冬天來臨時,她會不會直接進入冬眠了。

    夜澈料想到了她的驚愕,嘴角微微勾起,上下打量著她恢復得差不多的身子,說道:“你的醫術比我想象中要好,調制的那藥膏還挺管用。”

    聽到了他的夸贊,阮九舞有些不好意思,張望了一下空蕩的宅院,轉移話題道:“月和呢?”

    “呵呵。”夜澈輕笑一聲,沒有回答她,反而說道:“本宮有事要辦,先走了,遇見麻煩就叫青影。”說罷,淡然地轉身向門口走去。

    阮九舞心中一慌,輕聲喚住他,猶豫了一下問道:“你還回來嗎?”

    夜澈頓了頓腳步,沒有回頭,繼續向前走去,“嗯。”

    聽見他的答復,阮九舞沒有作聲,目送著他的背影消失在門外。

    果然,當天晚上夜澈就回來了,不過第二天一早又出去了,一連幾日皆是如此。他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偶爾幾次見他神色陰郁,關心的話語到了嘴邊卻還是沒能問出口。

    日子平靜地度過了幾日,她身上的傷口已經完全恢復,并沒有留下任何疤痕,依舊驚艷動人。月和的毒雖沒有完全除去,卻也在一天天好轉。夜澈最近很是忙碌,經常早出晚歸,卻命令青影盡量不要外出。

    月和與青影增加了相處的機會,感情不斷升溫,每天都在阮九舞面前上演著你儂我儂的戲碼。

    轉眼間林青云的壽辰就要到了,這一日,阮九舞身著白衣,輕紗遮面,拎著竹籃回到荒宅。

    月和正在院中晾衣服,見她進來,笑著問道:“小姐去買什么了?”

    阮九舞一邊摘掉面紗一邊回應道:“爹的壽辰在即,我打算煉制丹藥作為壽禮,進城買藥材了。”

    想到爹爹,她頓感心中一軟,敬愛與愧疚的情緒不斷交織縈繞在心頭。

    不夸張地說,她的醫術在顧安城無人能及,應是有能力侍候爹爹終老。可是若爹爹執意與她斷絕關系,或許她并不能在爹爹需要救治的時候及時出現。

    回想起爹爹那怨恨又厭惡的眼神,她不知道自己女兒的身份還能保留多久,于是她想到了喚元丹——

    娘親留下的醫書上清清楚楚地記載著,只要還有一口氣,喚元丹就能起死回生。

    不過方子上記載的藥材她聞所未聞,萬幸的是,從林府地庫偷出來的那一袋子珍貴藥材中倒有大部分替代品,今晨她又去城中補齊了剩下的幾味藥材,這樣練出來的喚元丹雖然不能一顆定生死,但多吃幾顆,效果應該也是不錯的。

    月和氣色稍微紅潤了一些,說道:“等到老爺壽宴那天,我給小姐打扮打扮,咱們昂首挺胸地回去,讓二夫人和二小姐看看,我們過得很好!“

    阮九舞被她憤憤的神色逗笑了,心里想,自從自己被林輕柔鞭打至傷,月和就對馬氏母女怨氣頗大,逮到機會就會嘟囔兩句,全然沒有了以前膽小怕事的樣子。

    “我自己回去,你留在這里吧。”

    “小姐,這是為何?”月和不解地問道。

    “你身子還沒完全恢復,不宜過度勞累。”

    “我沒關系的,我……”月和急著爭取,卻被阮九舞擺擺手打斷。

    “我意已決。”

    月和知道多說無益,思考了片刻說道:“那讓青影陪小姐去,萬一二小姐再想動粗呢。”

    阮九舞堅定地搖搖頭,“青影要留在這里保護你。”

    正當月和急得不知道說什么時,廂房的門“吱呀”一聲打開了,夜澈走了出來。

    “你怎么在家?”阮九舞神情一愣,本以為他如往常一樣一大早就出去了。

    一個“家”字讓夜澈心中多了幾分莫名的柔軟,橫了她一眼,挑眉問道:“本宮在不在還要跟你匯報嗎?”

    不等她回答,月和就一個箭步沖到他面前,討好地喚了一聲:“夜公子。”

    夜澈蹙了蹙眉,玩味地笑道:“小胖妞,看清楚了,我不是青影。”

    月和臉一紅,繼續柔聲說道:“夜公子,能求您一件事嗎?”

    這回不止是夜澈,連阮九舞都疑惑地看了過來。

    “說來聽聽。”夜澈拂了拂衣袖,悠閑地踱步到石桌旁坐下,月和一路小碎步跟了上來。

    “兩日后是我家老爺的壽辰,夜公子能陪小姐回府一趟嗎?”

    “不用。”阮九舞隨即搶先一步喊道,“月和,休要麻煩夜公子!”

    夜澈向她瞥了一眼,半晌,轉過頭看著月和,“近幾日本宮確實有空,不過,為何要答應你?”

    月和一聽,瞬間紅了眼眶,吭哧了半天也不知道說什么,最后不停懇切地重復道:“求求您了!”

    夜澈本來只是想逗逗她,沒料到她這么快就急哭了,皺著眉揮揮手,“行了行了,答應你了。”

    這回輪到阮九舞驚訝了,她沒想到夜澈會答應與她一同前往,畢竟高傲如他,不像是能輕易請得動的人物。

    月和破涕為笑,一個勁兒的俯首致謝,夜澈不再理會她,打量著阮九舞問道:“你會做花瓣餅嗎?”

    “……”阮九舞微微一愣,點了點頭,“會。”

    根據傳統,每年花神節時才會擺賣花瓣餅,所以顧安城的百姓為了能隨時吃到,大多都掌握了這門手藝,想吃的時候就自己動手。

    之前在林府生活時,她很少離開自己的別院,偶爾會自己做伙食,久而久之廚藝還算過得去,花瓣餅也成功做過幾次。

    不過,他為何突然問起這個?

    “本宮陪你回去,報酬,花瓣餅。”

    阮九舞聽后很意外,竟低頭“撲哧”一下笑出了聲。

    原來他對花瓣餅還念念不忘。

    感受到夜澈掃過來的冷冽目光,她趕忙斂起笑容,正色說道:“好,那就麻煩你了。”

    說罷,逃離似地疾步向廚房走去,嘴角卻掛上了一抹甜甜的笑意,對爹爹的壽宴又多了一份期待。
真人游戏有哪些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