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大圣傳 (書號:1221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因果

作者:說夢者
    百草園內,菩提樹下。

    正在閉目冥想的李鳳元,忽然淚流滿面,俊逸面容上露出一絲哀愁之色。

    九色鹿暗暗看在眼里,心中也涌起一絲不忍:“這小子畢竟還年輕,雖有一腔血勇之氣,但終不似他老子那般剛強。不過,若按人類的年紀來算,他恐怕還只是個孩子。此番大難臨頭,怎么可能不怕呢?”

    與此同時,幻夢中的大雷音寺里,李鳳元摸了摸臉頰,驚訝望著指間的濕潤,“咦,這是什么?!我怎么哭了?”

    此情此景,他早已在夢幻中經歷過無數次,大雷音寺的毀滅對他來說也不是什么新聞。不知為何此時此刻,特別觸動情懷。

    認真想了一想,方才明白:“我在怕死!”

    貪生怕死,對于世間一切生靈來說,都是最正常不過的情感。

    靈龜雖壽,猶有竟時。神龍乘霧,終為土灰。

    然而鳳凰卻是個例外,不僅不同于普通生靈,即便是在諸多天生神靈中,也是唯一的例外。

    鳳凰能以“涅槃”來超脫“壞空”的運命,生來便擁有無盡的壽命,于是便缺乏“死亡”的概念。

    九色鹿的比喻其實是錯的,人類將自己短短的數十載光陰,分成幾個階段,命名為嬰兒、孩童、少年、青年……

    然而鳳凰是無法如此進行劃分的,因為壽命是“無限”。他既是嬰孩,也是老人,無盡輪轉,是為“涅槃”。

    而且李鳳元遠比九色鹿想象的更加勇敢,那傳承自李青山的那一股勇決之氣,早已貫徹他的精神,因為不曾經歷過李青山的諸般憂懼,甚至比李青山本人都來的更加純粹。

    此時之所以會落淚,是因為平生第一次感受到了“有限”,也就是世人所謂的“死亡”。

    李鳳元低頭盯著腳尖,這一步跨出,只有死路一條,無論勝敗,十死無生。

    就算李青山最終戰勝一切強敵,于九天之上號稱“天帝”,也無計從六道輪回、三千世界中挽回他的性命。

    這場天地大劫,李青山勝負未定,他的生死已分。

    螻蟻尚且偷生,鳳凰神鳥又當如何呢?

    李鳳元不知別的鳳凰會如何選擇,但他是李青山之子。于是笑著擦去眼淚,從容向前邁步,視死忽如歸。

    這一步跨出,眼前所有一切,無論是殿塔樓閣,還是僧眾伽藍,都化為飛煙。青黃赤白黑,在他身旁繚繞飛散,這一場長夢,終有盡頭。

    這一步跨出,他將成為真正的“煮肉天王”,雖然那只是李青山的一個玩笑,但他從來不以玩笑視之,而是他努力想要實現的目標。

    他心中忽有一種明悟,一種決心——這是他平生第一次,也將是最后一次,為自己流淚。

    待到飛煙散盡,已不見了那爛陀寺,眼前唯有一片園林,栽滿了繁盛茂密的金葉菩提樹,腳下金磚鋪地,頭頂陽光明媚,照耀反射,熠熠生輝。

    若是李青山在此,定會覺得十分眼熟,這正是他初入極樂世界時所見的那片園林,一草一木,分毫不差。不過與他之后經歷的一切相比,這片園林實在是太過平常,幾乎沒能留下什么印象。

    然而李鳳元心中早有料算,并且通曉佛門典故,一口道破了這座園林的名號:“祗樹給孤獨園!”

    在那個遙遠的,大乘佛法尚未明晰,大雷音寺還未建立的時代,這里曾是佛陀主要的傳法之地。由獨孤長者與祗陀太子發心建造,故得此名。

    如果說大雷音寺是佛門的興發之地,那這里,才是一切的緣起之地。

    李鳳元朗聲道:“世尊,我來了!”

    “你可知此番前來,必遭業火焚燒,萬劫不復。”一個滄桑老邁的聲音響起,回蕩于祗樹給孤獨園內。

    “我已知曉,絕無悔恨。”李鳳元此番前來,便是為了這火。

    “你為何而來?”

    李鳳元答道:“為了擔當李青山的罪業!”

    業火與劫雷,皆是運行于天地間的大道,神仙也不能逃脫。李青山所行之道路,必造下無邊罪業,受業火焚燒。若無人替他承擔,絕無可能獲勝。

    “李青山何罪之有?”那個聲音反問。

    李鳳元啞然,他從不覺得李青山有什么罪過。

    “去吧!你心中若只有父子之情,便非吾之門徒。”

    李鳳元如聞雷音,陡然明悟:“我來擔當眾生之罪,受眾生之苦。”

    “何以為慈,何以為悲,你又是眾生何人?”

    李鳳元卻又無法回答,鳳凰神鳥與蕓蕓眾生之間的差距宛如云泥,而在片刻之前,他甚至不知“死亡”為何物。眾生與我何干?

    “若以自身為神明,視眾生為螻蟻;以自身為主人,視眾生為奴仆。縱有好生之德,仁慈之心,亦非我輩中人。”

    “眾生平等。”李鳳元忽然道:“這就是你選擇大老爹的緣由嗎?把極樂世界的大道法則交給他,令他成為魔域之主。”

    “是李青山選擇成為李青山,是李青山選擇成為魔域之主。”

    李鳳元笑了:“是啊,誰又能替李青山做選擇呢?縱然是你這個一世之尊。若你真像世人所說的那般大慈大悲、無所不能,這大千世界又怎會是一片苦海。”斷然道:“若你慈悲,便是無能。若你有能,便無慈悲。”

    他雖然皈依我佛,但面對這佛門至尊,諸天神佛中至高無上之存在,依舊是談笑自若,并無特別尊崇。

    那聲音沉默片刻,喟嘆道:“神通不敵業力。”似乎更顯蒼老。

    李鳳元反問道:“何為業力?”他為業火而來,但到底“業”為何物,卻不甚明了,佛經上也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因果。”

    “有因必有果?”

    “有因必有果。”

    “原來如此,神通便是業力!”

    李鳳元立時頓悟,豁然開朗。

    三千大道,無窮法術,也只是因果而已。

    修行之道,從聚集靈氣,到法力流轉,再到施展法術,都僅僅是因果的一部分。沒有法力流轉,便不能施展法術,沒有聚集靈氣,便不能流轉法力。

    世人驚佩于神通法術移山填海的大威能,但究其本質,與凡人揮拳踢腳并無分別,只是凡人不是聚集靈氣,只是吃飯而已。

    許多年前,李青山在修行之路上學到的第一課,便是吃肉。

    所以“神通不敵業力”,因為神通本是業力。所以縱稱一世之尊,也不能擔當所有因果,便不可能擁有所謂的“無所不能”。

    李鳳元已然明白了此間所有問題的答案:“我此番前來,不為李青山,不為眾生,是為了擔當我的因果。若沒有李青山便沒有李鳳元,所以李青山是我之因,所以我要替他承擔他的果。”

    “而鳳凰雖能超脫生死,卻不能超脫這因果。此情此景,鳳凰與凡人無異,凡人與螻蟻無異,是以眾生平等,是以……我即眾生。”

    李鳳元只覺得大徹大悟,心中再無疑慮,甚至連對“死亡”的恐懼都消盡了,只覺得因果使然,自有其理。生死輪轉,本為一物。

    所以鳳凰一族雖然擁有無窮的壽命,但卻從未聽聞有哪只鳳凰從上古一直活下來。雖然永生,卻不能不死,鳳凰一族的數量反而越來越稀少,想必是各自承擔了自身的因果。

    那個聲音微笑道:“正是如此,你近前來吧!”

    李鳳元心中一松,知道自己通過了考驗,可以繼續去尋死了,便向園林深處走去。

    然而經歷方才的大徹大悟,大腦急速轉動,心猿跳脫,意馬飛馳,無法平靜下來。隱隱然間覺得事情沒有那么簡單,除了李青山之外,在自己身上仿佛有著更深的因果。卻像是隔著一道門扉,一時之間,無法參破。

    待到深入林間,終于見到佛祖真容,卻不似寺廟里的雕塑那般金光燦燦、面如滿月,反而是面容枯槁、鼻如鷹鉤,看起來也只是尋常老僧一個,與這座祗樹給孤獨園一樣,沒有什么特別之處。

    而且下垂的嘴角與高挺的鷹鉤鼻令他的面容顯得很不和氣,凡人在路上撞見了,都未必肯施舍一碗齋飯給他。

    李鳳元卻感到一絲奇異的親切感,仿佛血脈相連。腦袋里靈光一閃,那一道門扉訇然洞開,瞬間參透了所有因果。

    不可思議的道:“你是……元始鳳凰!?”
真人游戏有哪些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