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戰場合同工 (書號:23026

正文 第722章 關于公平的追求

作者:勿亦行
    三個人原路潛行,順利地離開了那個要塞,趕回了那個小山坡,和其他的隊員會合了。

    回來之后,謝爾蓋長出了一口氣,笑著道,“我干得怎么樣?”

    “漂亮。在敵軍的巡邏范圍內一待就是四十多分鐘,不但沒有被發現,還把周邊情況和強尼羅頓的躲藏地都弄清楚了。即便是我,也不得不說,你確實有一套。”林肯點頭道。

    “哈,美國佬居然也有夸我的時候。”謝爾蓋大笑道。

    “我只是陳述事實。”林肯冷冷地道。

    “行了戰場記錄還在么?”林銳低聲道。

    謝爾蓋點點頭,從頭盔的一側拿出了視頻數據的存儲卡,“都在這里了。”

    林銳接過之后,點點頭道,“很好,要拿到的都已經拿到了,我們必須趕回去,重新分析評估這些資料,制定一個可行的抓捕方案,要在既不驚動守衛和其他武裝人員的情況下,順利抓捕和拷問強尼羅頓。再從他那里得到那個神秘金主的信息。留給我們的時間可不多了。”

    將岸點點頭,“那我們就趁天沒亮的時候,趕回安塔拉赫的藏身處,再從長計議。”

    這群人趁著夜色又再度趕回了安塔拉赫的藏身處,一靠近那個院子,林銳突然微微一皺眉,揮手制止其他人發出聲音,然后就拿起了槍,做了一個警戒的手勢。

    將岸的臉色也微微一變,因為他也聞到了味道,是一股濃烈的血腥味。

    林銳對著其他的o2小隊成員打了一個手勢,隊員們立刻向兩邊散開。林銳和杰森使了一個眼色,然后單手持槍,另一只手推開了院子的木門。

    院子里面一片狼藉,滿地都是垃圾,破碎的木片,藏身小屋的門已經被砸開。林銳神色嚴峻,小心地走了進去,卻發現里面被翻得一塌糊涂,但是卻沒人。

    “有人來過這里。”林銳沉聲道。“但是我們不在。”

    “那血腥味從哪里來的?”葉蓮娜皺眉道。

    林銳突然一怔,“那個孩子,那個黑人孩子!”他們連忙轉到了后面發現后院里,那個黑人孩子已經渾身是血,奄奄一息了。

    林銳收起槍,上去扶起他,“這里是怎么回事?”

    “搶劫,有人搶了我……那張鈔票,還有那個罐頭。”黑人少年幾乎有些斷斷續續地道,一邊說一邊還在咳出血。

    “鈔票?”林銳猛然想起之前自己給過這個孩子的一張鈔票,和那個快過期的火腿罐頭。當時只是一個隨意之舉,卻沒有想到會弄成了這樣。

    只是為了一張十塊錢的鈔票,和一個快要到保質期的罐頭。有人差點把這個孩子打死,還把這里翻得亂七八糟。林銳的心里猛然飆起了怒火。他咬著牙齒道,“告訴我孩子,那個人是誰,是誰干的?”

    “市集上的人……他們經常這樣干。”黑人少年有些艱難地道,“他們還想知道你們去了哪里,他們想要你們的東西,但是我們沒有告訴他們。”

    “娘的!”杰森暴怒起來,“打劫打到老子頭上來了。老子把他們的骨頭活活都拆了。”

    將岸無奈道,“這個世界就是這樣。謝爾蓋,過來幫個忙。幫這個孩子把傷口包扎一下。”

    謝爾蓋卻站在那里沒動,呆了半天,才看著那個孩子道,“你還能站起來么?”

    那個孩子掙扎著站起來,他瘦弱的身體幾乎是在搖晃著扶著墻才站穩。

    “好小子,有種。想不想更有種?”謝爾蓋看著這個孩子,沉聲道。

    “想。”孩子滿嘴的血和灰塵,嘴角腫得很高,但是眼神之中卻依然倔強。

    “那就跟我走,我們去集市,我教你怎么做一個男人。”謝爾蓋點點頭,“男人的規則只有一個,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拿著這把槍,會用么?”

    黑人孩子有一些膽怯地點點頭。

    “那還等什么,我們找個地方來用用它。”謝爾蓋把手槍塞到那個孩子的手里,然后拉著他大步出門。

    林銳沒有阻止,只是跟在他們的身后。

    “林銳,你為什么不阻止俄國佬?他這樣沖動,弄不好會出事的。”林肯有些擔憂道。

    “出了事,我頂著。”林銳緩緩地道,“也許你不知道,謝爾蓋以前也是一個流浪兒。他混跡街頭,艱難求生,挨打的次數,比他吃飽飯的次數更多。”

    林肯沉默了,他只做了一件事,拿起手槍插在腰間,跟在了謝爾蓋的身后。

    已經天亮,安塔拉赫的集市已經在喧囂之中開市了。不過所有人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那個黑人少年手里拿著一把手槍、而他的身后跟著一群神情冰冷的人,形成了一個奇怪的隊伍,走在集市的長街上。

    黑人少年在一個地攤前停了下來,林銳嘆了一口氣,閉上了眼。他已經看到那個癟了一塊的火腿罐頭被放在攤位上,依然帶著銹跡,邊上還帶著些血跡。

    “是他么?”謝爾蓋低聲問那個黑人少年。

    黑人少年點點頭。

    “那你還在等什么,孩子?”謝爾蓋看著他。

    “喂。你們想干什么?”擺攤的黑人惡狠狠地道,“雇傭兵,少管這里的閑事。”

    謝爾蓋一回頭,猛然一拳就打在了那個高大黑人的肚子上。他的塊頭不大,但是打架極有經驗。一拳愣是把比他高出一個頭的黑人大漢給打得跪下了。

    那個黑人跪在地上都比那個孩子高出一頭。只是他面對著黑色的槍口卻再也逞不了威風。他驚惶地道,“你們,想干什么?”

    “這是一個沒有公平的世界,孩子。可惜的是我們偏偏生在這個世界。沒有公平,就需要追求公平。而現在,唯一能夠追求的公平的工具,就在你的手里。”謝爾蓋看著那個黑人少年。

    少年舉起了手里的槍,盡管帶著顫抖。

    林銳有些感慨地轉過臉,但是卻拉住了試圖阻止這一切的林肯。

    槍聲之后。林肯憤怒地道,“這算是什么,你們在教一個孩子怎么殺戮?”

    “這不是什么道德教育,但卻是比道德更高的生存教育。”林銳緩緩地道,“這里的世界沒有仁義道德,只有適者生存。在非洲甚至很多孩子都明白這個道理。謝爾蓋只是在教他怎么做。”
真人游戏有哪些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