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戰場合同工 (書號:23026

正文 第一千九百零七章 多有冒犯

作者:勿亦行
    “那么,我需要這個人的所有資料,包括他的性格和習慣等等一切細節。天籟小說Ww還有其他目標的也是。”林銳站起身道,“我還需要Icc國際會議中心的建筑圖,以及他們的安全管理和服務制度。另外想辦法弄到他們的安保工作到底由誰負責。”

    維塔克點頭道,“沒有問題。你還需要什么?”

    “我還需要他們詳細的會議日程安排,這些還只是最基本的情報。這些大軍閥頭子不會那么信任安保措施,他們一定還有私人保鏢。這些也得探聽到。”林銳點頭。

    “當然。”維塔克回答道,“我把我最好的人手都派出去打聽消息了。你要的這些都能做到。”

    “那就沒有問題了。”林銳點點頭,“另外我聽說阿拉丁在這里,我想見見他。”

    銀狼米歇爾皺眉道,“你要見他?”

    “是的,他曾經是秘社的策略家,對秘社的行動方式也比我們之中的任何人都更為了解。所以他應該能夠提供給我們很多有用的信息。秘社武裝這一次下了這么大的血本弄出這么一個四國會議,肯定是不會吝惜在安保方面的投入。”林銳沉吟道,“阿拉丁應該能夠給我們一點建議。”

    銀狼米歇爾點點頭,“這也有道理。”

    黑豹古雷皺眉道,“不過阿拉丁這個人畢竟和秘社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我們對他還是得防著一點,對他的話至少不能全信。否則被他坑了都不知道。”

    “我明白,我會注意的。”林銳點點頭道,“我們還有多少時間準備?”

    “你們還有半個月的時間,用來收集和整理情報。剩下的半個月,你們必須提前去南非的德班進行實地的偵察。”黑豹古雷回答道。<>

    林銳沉默了一會兒點點頭,“好的。”

    “其實我有一個計劃。”維塔克低聲道,“如果順利的話,會對整個行動極有幫助。”

    “什么計劃?”林銳反問道。

    “這些參加會議的軍閥頭子,本身并不是很相信秘社的人。他們也生怕秘社對自己下手,所以在會議開始之前,他們似乎就在到處招募私人保鏢了。”維塔克低聲道。“你知道在非洲我多少還是有點辦法的,或許我可以設法讓你們之中的一兩個人,混進他的保鏢隊伍。這樣的話,會對行動產生很大的幫助。”

    “但同時也很危險。”林銳皺眉道,“一旦被那些軍閥所現,我們混進去的人將非常危險。”

    “沒錯。但這件事值得考慮,畢竟這是能夠混到他們身邊,獲取第一手情報的手段。”維塔克低聲道,“當然選擇權在你們手里,如果你們需要這樣一個機會的話,我來負責安排。如果你們覺得風險太大,那么我們就想其他辦法。”

    將岸沉吟道,“這事恐怕很難。我們o2隊員的身份信息很難瞞住秘社的人,他們跟我們打交道也不是第一次了。很容易就能現是我們冒充的。換其他人的話,又沒有什么把握。畢竟,他們要想找私人保鏢,先要找靠得住的人。他們也會對私人保鏢進行背景調查的。林銳,你這么看?”

    林銳沉默了一會兒到,“這件事先放一放,我們如果有足夠的情報支撐,那么就用不著這么冒險了。畢竟冒充身份去當私人保鏢的計劃太過冒險,如果失敗了,將會非常棘手。”

    維塔克點點頭,“好吧。我也只是提供一種接近他們的可能。”

    “我明白。”林銳起身道,“精算師,你和其他人負責整理目前所有資料。我去找找阿拉丁這個老鬼,看看對于此事他有什么建議。<>”他把事情安排妥當之后,先交給將岸做前期處理。

    將岸對于情報的敏銳性,極富策略的縝密頭腦,是處理這種復雜的前期情報最合適的人選。他會在很多零碎信息之中,短時間內找出有用的情報信息,并且完成整理工作。在這方面,還真沒有幾個人能夠和精算師比。林銳也已經習慣依靠他的能力了。

    林銳把這些工作交給將岸,自己也沒有閑著。而是立刻去找了阿拉丁。

    阿拉丁依然在圣凱澤島的地下工事之中,他的身邊依然是一群效忠于他的私人武裝。只不過和上次見面相比,這個老人神色之間多了一份平和。林銳知道這是因為水晶就坐在他的身邊。

    在一般人面前他或許只是一個癱瘓的老人,在真正知道他厲害的人眼中,阿拉丁完全是一頭極度危險的猛獸。但是在自己的女兒面前,猛獸也有溫柔平和的時候。林銳完全不知道,自己該如何評判這個人。但是他卻知道,阿拉丁的能力。

    “你來了?咖啡已經給你泡好了,純正的黑咖啡。年輕人真是讓人羨慕,我平時可喝不了這個,我有嚴重的失眠。”阿拉丁微微一笑。

    “你知道我要來?”林銳接過了阿拉丁貼身保鏢鄧肯遞來的咖啡,微微有些遲疑道。

    “我當然知道,因為我知道你們現在面對是是誰。其實你的決定是正確的。”阿拉丁一笑,“對方是秘社,而對付秘社,沒有人比我更在行。”

    “你都知道了?”林銳看著他道。

    “是的,早就跟你說過,我有自己的情報和信息渠道。秘社的所作所為,以及你們的想要如何應對。對我來說,就像是畫在一幅白紙上的圖畫,那么的簡單明了,那么的一目了然。”阿拉丁低聲嘆道。

    “這就是能力。<>有時候我甚至也懷疑,人的一生確實不平等。我有了這么好的頭腦,卻偏偏全身癱瘓,連上廁所都需要人幫忙。而有些人四肢強健,卻蠢得像一頭豬。不過,或許這也算是另一種形式的平衡。”

    “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我只是來向你請教的。”林銳低下頭道,“但先,我必須向你道歉。”

    “為什么?”阿拉丁皺眉道。

    “為我之前的態度。”林銳抬頭看著他道,“在這之前,我從來沒有信任過你,而且態度之間多有冒犯。”
真人游戏有哪些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