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戰場合同工 (書號:23026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難以忘卻

作者:勿亦行
    <=""></>

    在這次短暫的會面結束之后,林銳去訓練場找到了林肯。

    林肯一個人坐在那里,看到林銳過來了之后并沒有表示意外。只是對他笑著做了一個手勢,“回來了?”

    “是的,回來了。”林銳笑著走過去坐在了他的身邊。

    “精算師沒事吧?”林肯道。

    “還算是好,受了點傷,不過應該沒事。只是之前他一只眼睛受傷還比較嚴重,不知道能不能徹底恢復過來。”林銳聳聳肩道。

    林肯沉默了一會兒到,“你去見過龍胖子了?”

    “為什么這么問?”林銳拿出了一支煙遞給林肯。

    林肯接了過來,咬在嘴里,“他肯定告訴你,我想退出了。”

    “說起這事,我正想問你,到底為什么?”林銳皺眉道。

    “我也不知道,也許是某一天醒過來,突然發現對一切都厭倦了。”林肯嘆了一口氣道,“跟我一起出道的十幾個弟兄,現在只剩六個了。我依然不知道該怎么面對,每次有弟兄離開,我都像是虛脫了一樣。這種感覺就像是我自己也死了一回。”

    “我理解。我不是沒有經歷過。”林銳沉默了一會兒道。

    “我發現我可能承受不了這樣下去了。”林肯低聲道,“我感覺自己變得越來越遲疑,不夠堅決,很多時候,我甚至有些恐懼。我們都知道在真正的戰斗之中,這會意味著什么,這會害死兄弟們的。”他深吸了一口煙,又重重地吐了出去。

    “這似乎不像是你說的話。”林銳皺眉看著他道。

    林肯揮揮手,“是啊,我都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么頹廢。所以還是早點離開,對誰都比較好。”

    “告訴我林肯,這是怎么回事?”林銳看著他道,“如果有什么困難,或許我們能幫得上忙。”

    “你們幫不上忙!誰都幫不上!”林肯猛然喝道,“沒有人能幫我,沒有人!”

    林銳盯著他的眼睛,微微皺眉,突然他一把抓住了林肯的手腕。低聲道,“多久了?”

    “你什么意思?”林肯看著他道。

    “你在用什么藥物,用了多久了?回答我!”林銳厲聲喝道。“你的瞳孔孔縮得非常小像針尖一樣,除非你用了什么藥物!”

    他非常清楚,只有麻醉類鎮痛藥會讓人產生這樣的效果。

    他也非常清楚戰場上最常見的傷是子彈或彈片貫穿造成的傷害,這些傷害會導致人體大量失血,失血會導致心血管萎縮,造成休克死亡。那些麻醉性神經類藥物,能在較短的時間內,擴張心血管,加速血液的流動,防止因失血而引起的休克死亡。

    但這種麻醉性的鎮痛劑也能造成嚴重的依賴性,而逐漸上癮。

    “已經很長時間了,最初是作為鎮痛劑,我們都知道那東西會上癮。”林肯艱難地笑了笑,“但是我需要它讓我保持狀態……”

    “去你媽的狀態!”林銳一把抓起他吼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藥物上癮?!這是你離開的理由么?”

    “是的!因為我不能連累兄弟們,我不能讓他們因為我而死,是時候離開了。”林肯推開了林銳,“給我留點面子,別把這事說出去。大家好聚好散。

    我就是一個對戰爭極度上癮了的士兵,壓抑了許久的內心希望有一抹純凈的光亮,去照亮自己曾經堅持的信念,可惜信念不再了,連自我也都淪喪了。”

    “去你媽的借口!”林銳猛然一拳將林肯打倒在地,沉聲道,“你想想你的隊員們,他們都把自己的命交到了你的手上!你這樣做對得起他們任何一個人么?再想想那些死去的戰友,你還算是一個人么?”

    “我不算,所以我才要離開。”林肯擦干嘴角的血痕。

    “你哪兒都去不了,你必須戒了這東西。否則回去了你也無法正常生活。”林銳抓住他的肩膀,沉聲道,“沒事的,你能挺過去的。”

    “我能嗎?最初我們被派駐到伊拉克的北部,我們從來都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敵人在什么地方,我們日以繼夜地作戰,卻不知道這些敵人從何而來,為何而來,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就會因此而一命嗚呼。

    一場茫然的戰爭,造就了一群迷惘的士兵。我們對自己的未來產生迷惘,對自己的信念產生迷惘,對自己參與這場戰爭的意義產生迷惘。正義還是非正義,已經不管那么多了。

    因為戰爭本身就是一種麻醉劑,會讓人極度上癮。一旦上癮了,就會忘乎一切所以然,只求繼續感受這上癮的快感而無法自拔。我不該活著回來,我當時就應該死在戰場上的。”林肯埋下了頭。

    “那都已經過去了,你可以重新開始。你有機會的。”林銳抱著他的肩膀,努力地道,“我們會幫你,你不是在伊拉克了,也不是在軍方醫院的恢復病房。你是在圣凱澤,我們自己的地方,為我們自己而戰。你可以擺脫藥物,就像擺脫過去那些糟糕的回憶。”

    林肯站起身來大吼道,“我是一個最優秀的軍人,我曾經為此自豪。不是什么暴徒和劊子手,我不殺平民和婦女兒童。可是戰場又是那么殘酷,有多少平民因為我們而死。但是,我依舊還是受到了上級的嘉獎,如此往復的戰斗和表彰,使得和平世界里的規則和道德變得不再那么的重要。

    直到我們逐漸對戰場上的規則與道德產生了懷疑。但我又無法改變,于是我開始用藥物麻醉自己。我不想讓自己活得像野獸,但我還是成了野獸。”

    “我不知道你承受過什么樣的過往,但是這些都已經過去了。”林銳低聲道,“我們現在,正走在另一條路上。一條不同的道路,讓我們有機會去反思和悔過,讓我們變得更好。我們不為國家而戰了,我們只為自己,為了你的家人和朋友,為了你活著和死去的戰友。你更應該好好活著。”

    林肯俯下身體,蹲跪在了訓練場上,“我無法忘記,就像無法擺脫的麻醉藥物成癮,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獨自離開。”

    “你哪兒都去不了,我從不放棄任何戰友,無論他們的死活。”林銳沉聲道。
真人游戏有哪些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