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歸榮 (書號:25404

正文 第十四章 戰戰兢兢

作者:白梨亭
    第二天還沒去書房前,方嬤嬤已經把倆個宮人領了過來。

    一個不過十五歲的小宮女,面容清秀,臉上還留有驚疑不定的神情。另一個是個小太監,緊緊低著頭,兩只手縮在袖子里。

    倆人都沒有什么正經的名字,楊璽按照自己這里的規矩,一個叫青煙,一個叫墨辛。吩咐安排了外院雜活,也沒有單獨見他們。

    只要有心,自然會想辦法一步步,爬到她身邊來。

    外書房今日就讀子弟少了大半。

    陸方對這種情況樂見其成,可見世家子弟都有些抵觸心理,或者怕招惹了是非。

    楊璽沒怎么注意,依然在最后一排坐好,認認真真的寫字,看書,早上練劍時虎口被楓痕震得生疼,練字時格外吃力。

    等她回過神,才發現楊子明、元烈,甚至連安郡王都沒有來。楊鈺一個人冷冷地坐在第一排,臉上是別人欠了他八百萬兩銀子的表情。

    不對啊,就算真欠了八百萬兩銀子,他也不會這么生氣。

    是和元烈吵架了嗎?也不會啊,元烈那么溫柔理智的人。

    趁著下課,楊璽招了太子貼身隨侍太監劉卓問話。劉卓能坐上太子身邊第一太監的位置,自然手段本事樣樣不少,他早就見過了安寧公主男裝的模樣,是以回答地十分恭敬。

    “昨天讀書后,元公子就出宮了。到了晚上也沒回來,后來元府派人來說,是元老大人不太舒服,所以招元公子回去。”

    “殿下就一直不太高興,晚膳也沒多用就睡了,晚上又喊膳房做菜,折騰了大半宿,沒有休息好。”

    楊璽哦了一聲,過了一會兒,又用“原來如此”的語調長長地哦了一聲。

    原來真是吵架了。

    元府的人向來十分有眼色,如果真是元老身體不適,一定早早派人進宮知會一聲,然后再接元烈回府。

    元烈還是第一次這樣不管不顧地跑出宮去,看來楊鈺把他氣得不輕。

    楊璽壓根就沒想過——“是元烈把太子氣得不輕而跑出宮避禍”的可能性。

    到了下課時間,楊璽慢吞吞整理著書,想著待會不去萬壽宮問安,先去趟東宮慰問一下某人,楊鈺已經經過她身邊。

    趁著別人沒注意,太子殿下回頭狠狠瞪了了她一眼

    ——目光里“晚點給我滾到東宮來”的意思不言而喻。

    要不是場合不對,楊璽幾乎想大笑。

    東宮離乾清宮很近,沒走幾步路就到了。

    太子殿下正坐在內室的軟榻上正發這脾氣,一會嫌棄茶水太燙,一會讓人把棋譜搬過來,一會兒又喊人上點心,把下面的宮人們指揮地團團轉,渾身一副不舒服的模樣。

    楊璽依然穿著男裝,倚在門邊,看熱鬧笑得風流倜儻。

    太子殿下看見她,氣得跳腳,幾步沖到她面前:“你還笑,要不是為了你……”

    話未落,連忙卡住了話題,楊璽一邊笑一邊抹著眼淚:“明明是你和元烈哥哥吵架呀,什么為了我呀,別胡說……”

    楊鈺見她沒注意松了一口氣,心里想想又氣不過,伸手就這么捏住了楊璽的臉。

    入手的肌膚柔滑,溫暖,感覺再用力一點就能掐出水來。

    他掐出了興趣,兩只手齊上,捏上了楊璽的臉——天曉得,他小時候常這么干,可是楊璽大病后似變了一個人,他就很少招惹她了。

    楊璽的肌膚嬌嫩,立馬顯出紅暈,臉色緋紅,又睜著一雙淚眼哀哀戚戚地望著他:“哥放手……”。

    等楊鈺回過神來時,他已經低下頭,狠狠地咬了楊璽一口。

    說是咬,不如說是類似一個狠狠的吻。

    兩人都渾身一震。

    楊鈺目光專注地低頭望著手里捧著的小臉,兩人離得極近,他看見她眼睛上的睫毛,如蟬翼般柔軟而美麗。

    楊璽在這樣的目光下流露出不安的神色。楊鈺心里一頓,不知死活的又親了一下,似在回味:“楊璽,你早上吃的是紅棗味的糯米糕吧……”

    楊璽被楊鈺這副神魂顛倒的模樣氣得發火,狠狠捶了他一下,推開他轉身離去:“楊鈺,你這個混蛋。”

    楊鈺沒有抓住她。

    望著漸漸跑遠的安寧公主,太子殿下慢慢收斂了臉上的笑容,抬起手撫上自己的唇。

    滾燙,柔軟而甜蜜,仿佛嘗到了世上最美妙的滋味。

    剛剛那一剎那,他很想拉住她,抱住她,哄她開心。

    他想吻她。

    他瘋了嗎,為什么會做出這樣的舉動。

    只是因為她是妹妹嗎?

    楊鈺回過頭,看到滿殿的宮人們戰戰兢兢地跪在地上,揉了揉眉角:“劉卓。”

    劉卓連滾帶爬地跪倒在太子腳下,楊鈺看著更頭疼,踢了一腳,“別給我慌張。”他目光掃視過眾人:“今天,你們什么都沒看到。如果說出去一個字……”

    劉卓帶頭告饒:“殿下放心,奴婢們什么都沒看到。”楊鈺一腳踩在他肩膀上。

    “如果有人說出去一個字,孤先殺了你,劉卓。”

    楊璽疾步如飛,匆匆穿過御花園。因為她沒有帶任何宮人,是以一路上的宮人們雖然驚訝,也沒人敢阻攔這個飛奔的少年。

    花園里謐靜幽然,斑駁的樹葉陰影落下來,似擋住了外界的喧囂。她跑得太快,以致于楓痕察覺到異樣,很快來到她身邊攔住她:“殿下,你沒事吧。”

    楊璽停住腳步一個轉身就揮出了手,掌風凌厲。楓痕側頭一閃,抬手擋住。楊璽看清了眼前的來人,低喘了幾口氣:“我沒事。”

    楓痕看著眼前神色有些慌張的殿下,握著她的手臂還在輕微的發抖。

    她在害怕什么?剛在因著身份,他并沒有窺探太子和公主在殿內的樣子,只是凝神聽了動靜。

    楊璽自己也說不清楚。

    皇兄和她是兄妹,親親抱抱的也沒什么吧。

    是她太震驚這樣的楊鈺,還是有些隱秘的恐慌,從來沒人這么對她。

    連記憶里那個讓人恐懼到發抖的人,也從沒對她做過這樣的事情。

    楊璽一邊想,一邊竭力讓自己鎮定下來。

    “我沒事,我們回去吧。”楊璽恢復了正常,就聽到漸漸逼近的腳步聲。

    方嬤嬤領著幾個小宮女出現在她眼前,似乎趕得有些急,看見她時深深松了一口氣:“殿下,蓮尚宮那里有消息了。”
真人游戏有哪些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