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仙侶情俠傳 (書號:18443

正文 源遠流長(33)

作者:飄柔01
    不待眾人回味,面對圍攻過來的聯軍,張少英突然沉聲嘆道:“殘陽孤照,白草香蘭何處染塵埃。宏圖霸業,縱千古英魂,君心依舊,君心依舊。”

    一念且必,司馬慧玉,黎姜再度起藥,竹笛之音撩起,這是最后的藥了。倒是黎姜,打起了藥蠱的注意,但司馬慧玉作為新任天女絕不會同意。但張少英的內力吐納之術已至神通,這藥若是交于他必能助眾人脫險。

    這時,但聽得遠方傳來御留香的聲音,但聽得其大罵道:“小子,你乃縱橫派男主人,動不動就受傷,動不動被刺殺,動不動被圍攻,我不是神吶,哪能次次救你性命。縱橫派那么多屬下,他們都是吃干飯的麼?寧愿自己死也要他們活著,你這個主子真是爛透了。”御留香罵完幾句話,已在黑榜陣營中殺出一條血路,身后明門六部三百余眾緊緊跟隨。天罪之刃所到之處血肉橫飛,不少殺手撇開身來,哪怕是死他們也想看一看天罪之刃的風采。于是,御留香一眾人暢行無阻趕到張少英身畔。這一切發生的太快,指揮戰場的鄭從善雖早得到情報,但御留香所到之處無人能擋,馳援乃遲早之事。鄭從善反而從自身的建制陣營中深深感到了組織之間的差距,方圓近十里的滲透圈雖然壯觀,但殺手的陣營反應實在太慢,缺少最直接的歷練。兩岸加起來泱泱五六千眾,而對方不過倉促匯集起來的千余人。一戰下來損兵折將不說,這麼久了居然都未全殲。鄭從善想不通,為何傲紅塵可以指揮那些天南海北的殺手毫不費力。為了這一戰,黑榜聯軍三軍將令統一,建制清晰,嚴禁殺手內訌,為了凝聚士氣做了頗多的改變,為何還是打得這麼艱難?這些殺手可都是各家的家底啊!原本此戰要速戰速決,偏偏長離無恨下令罷戰,如今再開戰局卻已錯過最佳時機。

    戰圈外圍,諸宗人力正在疾速突破,再加上這麼大的人員流動,殺手可以避過諸宗卻避不過朝廷,這一戰無論勝敗黑榜聯軍再無退路,又何必求和?作為西君隱派族長,鄭從善明白,殺戮終究解決不了根本問題,他反而在思考長離無恨的目的。竟下令進攻,御留香的到來徒增變故,近戰之下其鋒芒無人能抗,竟要活捉,殺手自有一套活捉之技,金剛淬鏈是最絕佳的武器。鄭從善的想法很簡單,便如食炊餅一樣,慢慢蠶食。同時,鄭從善邀集五路聯軍車輪戰,并由西君為前鋒。蠱毒之下,飄香四溢的南岸瞬間彌漫著一股令人作嘔的血腥氣息。諸宗內力稍弱一點的弟子門人已開始嘔吐,御留香瞧得不斷變換的戰陣,已知對方用意,蠱毒之術他并不敢小覷。

    御留香看向身后羽千瀧一行人,怪笑道:“我教你們的逆反重元今日終于可以一展身手了,嘿嘿嘿,蠱毒麼!最懼反噬了,那些小蟲子十年前我便有應對之法了。”羽千瀧秀眉微皺,嘆道:“趕緊想辦法,蠱毒之術輕佻不得。”御留香大聲解釋道:“蠱蟲只是蟲子,沒人性的。咱們先卸了它的藥力,再破了它的笛音,嘿嘿,那時就好看了。”身畔之人聞言皆是一震,其言雖易,若不懂蠱術是難以做到如此地步的。當下御留香扔了天罪之刃,傳授眾人口訣,口訣并不復雜,只是一些醫藥配方。而對于逆反重元之法,諸宗之輩竟也難以瞧得明白,說是吐納之術,卻遠非如此簡單。但見眾人導引自身真氣,配上藥方,一股怪味兒頃刻彌漫開來,柳燕亦忍不住嘔吐起來,張少英只得散功去扶妻子,周遭的氣息越來越難聞。好在有明門的加入,防御圈擴大之后,短時內可保眾人無虞。

    隨著藥力的擴散,倏起的戰場上氣息更加難聞。盡管對未中蠱蟲之人并無害處,但殺手攻擊陣型還是緩了一些。那些在外圍施蠱之人聞到怪味兒均暗顫不已,束縛蠱蟲的藥皮吸入腹中那一刻蠱蟲已然蠢蠢欲動。而蠱毒有個致命的缺點,種蠱人這一生都無法劇烈的動作,只能像大家閨秀一樣,足不出戶。自蠱毒臨世,至今都無人能造出更好的藥皮。尤其是這種大范圍的蠱毒施法,除了西君這樣的建制組織,古往今來皆無人能做到。

    西君族長鄭從善瞧得戰場的異動,已有不降之感。很快怪味便飄了過來,鄭從善聞之變色,即令蠱陣急撤。但對方的藥力掌握實在太精準,頃刻間西君蠱陣慘呼遍起,倒地者皆掙扎嘶吼,痛苦萬分。隨著對方相同的笛音再起,鄭從善駭然之際,已知完了。這些人皆是西君竭力培養的異數,今日這數十年的心血皆白費了。蠱術雖然駭人,但若運用的當是能夠雙贏的。

    種蠱人與蠱蟲為生死同體。自種蠱那一刻起與人竟是對手,也是同伴。受夠了藥皮的壓制以及笛音的壓迫,蠱蟲經這般刺激即劇烈的反抗。當表皮退化,笛音再起,蠱蟲猶如野馬脫韁,瘋狂的在主體內蠶食著血腥,這種內在的痛苦人是無法承受的。上百眾滿地猙獰的主體讓殺手們無不心驚膽顫,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這種要死不活的死法。

    鄭從善驚愕之際,羽千骨領著一眾屬下趕來。瞧著山蠻下的鏖戰,羽千骨沉聲說道:“就讓白教結束這場惡戰吧。”鄭從善應道:“盟主示意活捉。”羽千骨嘆道:“這麼多人打千把人打這麼久,盟主的精煉謀劃已差不多了。你也應該明白,亂戰之下他們仍有一套保護自己的最佳方法。如果現在不結束,天不亮咱們便要受到四面八方的圍攻,到時全軍覆沒。”鄭從善并非頑固之輩,當即點頭允許,他需要報復,這種毀滅性的報復正合其意。

    天教最擅長的便是火藥,這種朝廷嚴密控制的藥方如今已大白天下。但武林向來瞧不起這種花哨,其爆炸威力不強,花費巨大,亦不穩定,且需要大量的人力維護,雷聲大雨點小。但羽千骨對此卻愛不釋手。并從其中摸出了一條方略。隨著箭雨的升空,火箭雕羽彈這種密集型的箭陣再次照亮了夜空。面對戰場的形勢,張少英一眾無法反抗。一眾屬下只能拼死將自己的上司壓在身下,連同周遭的殺手攻殺的殺手湮滅其中,大地都為之震撼。硝煙四起的戰場,血腥,火藥,蠱毒,香陣交織在一起,戰場上的氣息已讓人難以呼吸。遠在山蠻上的鄭從善都感覺道呼吸不暢,當即下令后撤六里,飛翅嚴密監視戰場區。

    戰場上,硝煙過后遍地煙火。張少英一行人雖然被保護起來,但周遭之人抱團共抗,終究血肉之軀。爆碎的碎鐵片,彈珠無疑是最痛苦的。尤其是那些被燒傷者無不縱聲嘶吼,無助而絕望。張少英推開保護他的八角衛,掃目望去,遍地掙扎的人,這就是他選擇的代價,用他人的性命來支撐自己的信念,這一切真的值得麼?現實與信念的較量,他始終無法做出單一的抉擇,他只是一個靠裙帶關系居上的權利者。每一個弟子都是縱橫派的家人,俠義之道能成為縱橫派的出路麼?張少英疑惑了,他有些開始理解諸宗以縱橫派為領袖的目的了。

    這麼多的傷亡,靠剩下來的幾十人若無法及時的救治,會有更多人死去,除了投降沒有其他出路。柳燕見到丈夫無礙后,放下心來。瞧得丈夫頹然的身影,柳燕清楚丈夫的心思,上前勸道:“俠義之道也許不能成為縱橫派的希望。但這是最基本的人性,我們面對的是一群殺人不眨眼,并以此謀生的惡魔,張郎,你的選擇是對的。”張少英凄然一笑,嘆道:“作為一個頂端的上位者,遇到這樣的襲擊卻沒有最好的防御方法,這也是一種失職。過錯還需要這些人用性命來填補,這是一個無奈而錯誤的決定。”靈女瞧了瞧雪花飄落四女一死三傷,稍稍包扎過后,即起身道:“張副盟主不必糾結,俠義之道豈能向惡魔低頭?仙宗支持你的選擇。”張少英暗暗嘆了口氣,重拾心神,說道:“這些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在朝武眾目睽睽之下發動這場大規模的襲擊,他們的目的僅僅是給我們一個下馬威嗎?”一旁的上官蝶舞道:“原來張副盟主也瞧出了對方的陣勢變化?”柳燕聽罷,幡然醒悟,嘆道:“他們在學習我們的陣營攻防之術?”

    張少英點頭應道:“退無可退時候,大決戰不可避免,這一點他們已意識到了。”諸眾皆陷入沉思,火藥箭陣之下,諸宗再度領略其威能。

    這時遠處有人走近,來人正是鄭從善與羽千骨。
真人游戏有哪些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