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怎么可以全是渣攻 (書號:25513

正文 第30章 單蠢受/心機攻

作者:燈半月明
    侍人跪坐著將倒滿酒的觴輕輕放入水渠中,任它順流而下,若不是被面前的人主動拿起就只能是停在誰的面前就是誰必須拿起喝掉了。

    本來剛開始的時候還是一片其樂融融,都會有人主動將觴取出,作詩做詞后就一飲而盡。

    可不知何時開始就沒有人再端起酒觴了,所有人像不約而同一般忽略了它,他們依舊笑語著依舊談天說地。

    秦狩坐在水渠的盡頭,不可避免的酒觴最后都停留在了他那里,他似乎有些猶豫不決,抬眼看了看周圍的人,沒有人理他,不,還是有的,那日與他發生爭端的公子朝他露出一個挑釁的眼神。

    秦狩露出了一絲苦笑,還有什么不明白的呢,他只能將他面前的酒喝完。

    簡守已經放下了手中的食物,眼睜睜的看著秦狩一杯又一杯地喝下觴中的酒。

    似乎是喝急了但也許是因為酒太烈,秦狩控制不住地嗆聲劇烈地咳嗽起來,蒼白的臉頰泛起了不健康的紅暈,眼睛霧蒙蒙的,原本妖異的狐貍眼此刻卻看起來無害無辜。

    因為聽到秦狩的咳嗽聲,公子哥們都暫停了下來,被人圍觀的感覺很不好在他的周圍是此起彼伏的嘲笑聲,都是在開心地欣賞著他的丑態。

    他的手握著杯子骨節泛白,似乎感到屈辱,卻沒有辦法拒絕,只能沉默承受。

    已經不知道飲了多少杯,觴已經在桌案上壘起了一座小山,可秦狩沒有停下來。

    好像這樣的排擠,他早已習以為常。

    簡守看著這場不公平的打壓,失去了所有食欲。

    這一世的簡守不僅單蠢他還很善良,往往這樣的人比較適合活在與世無爭的城堡里,需要有一個人全心全意地保護他。

    可是沒有人能這樣幸運,再無知也要學著長大,秦狩就是要將簡守拉入這塵世紛爭里的人。

    侍人還在倒酒放觴,劉晏與人交談甚歡,移步到了簾閣之內。

    簡守第一次拿起了水中的觴,嘗試著飲下其中的酒,苦澀又酸麻,難喝之至,他皺起眉頭,再拿起了第二杯,第三杯……

    秦狩眼里霧氣似乎在一瞬間消散開來,目光平靜地看著幫助他的簡守,卻又在下一刻變得暈醉,眼露恍惚。

    秦狩一步三搖地走向了簡守,卻不知是誰在中途伸出一只腳來,秦狩瞬間失去了平衡,重重地摔倒在地上,簡守被這聲響嚇了一跳,連忙放下杯子跑了過去。

    他卻自己站了起來,有些羞愧地笑:“沒關系的,謝謝你。”

    簡守牽起他的手朝那些看好戲的人憤憤道:“你們夠了!”又對秦狩說,“不要待在這里了!”

    秦狩露出受傷的神情:“嗯,我知道我不應該來這里的。”

    簡守點點頭,就是不應該來這里:“那你走啊。”

    秦狩的臉更白了,抽了抽手:“簡少爺放開吧。”

    簡守:“放開干什么?我們一起啊。”我也一點兒都不想待在這里!

    那一瞬間秦狩的腦中閃過各種想法,卻獨獨沒有想到簡守會這樣對他說:

    我們一起。

    秦狩低頭看著他與簡守相連的手,差點露出一個嘲諷的微笑,卻是任憑簡守牽著他離開,一直步步跟隨。

    再一次被簡守打斷找茬兒的公子哥們,怒火中燒,簡直一口氣憋到胸口發不出去!

    要說他們為什這么討厭秦狩,還得從中秋皇后慶生的那天晚上說起。

    那晚明明就是秦狩首先出言諷刺,他說:“皇后娘娘這是容顏易老,不如新顏了,你們是否要夾起尾巴做人呢?”

    秦狩這話說得難聽,毫無畏懼,他們都是皇后娘家的子弟怎么會忍得了這樣明目張膽地嘲諷,想要教訓他時,秦狩卻突然氣勢一轉,變得謙卑無辜,好像他們才是找茬兒的人一樣,簡直莫名其妙嘛!

    簡守前腳剛走,就有侍衛去報告劉晏了,劉晏聽著侍衛的話,對屋外那群公子哥們產生了不滿之情,對侍衛囑咐道:“派兩個人去跟著小守。”又補充道:“不要打擾到他。”

    “是!”侍衛恭敬地退下。

    劉晏從不阻攔簡守交朋友,也不希望因為自己的身份給簡守無拘束的生活帶來煩擾,但是安全還是要注意的。

    本來簡守聽秦狩說他的住所挺近的,于是就沒有叫馬車了,現在卻很后悔,秦狩這是喝了有多少酒啊?

    之前只是手牽手的,現在卻是秦狩挽住簡守把自身的重量都壓在了他身上,簡守看著秦狩暈醉的側臉,在月光下瘦削的下巴和薄涼的嘴唇也變得柔和,鷹鉤鼻像一座山的弧度,睫毛又黑又長。

    簡守疑惑地想,他之前不還清醒的嗎?

    簡守用肩膀頂了頂他:“欸,該往哪邊走啊?”

    秦狩迷糊道:“右,右邊。”

    簡守艱難地帶著他走了幾步,欸,右邊不就到了丞相府了嗎?

    “喂喂!你家到底在哪兒啊?”卻是完全沒有回應了。

    簡守只好認命地將人拖到了自己府中,好歹近點兒啊,明天再叫秦狩自己回去便是。

    跟著簡守的侍衛們看著簡守安全回府就回去復命了。

    已經準備回宮的劉晏抬腿就想去丞相府,最后還是忍住了:“去查查秦狩。”他的警惕心比簡守重很多。

    不過自然是什么也查不到或者說查到都是秦狩希望他看見的。

    簡守在門口想要將身邊的人遞給下人時,秦狩就很適時地吐了他一身的酒,簡守愣在原地,鼻間傳來濃烈的酒味。

    旁人慌了,想要一把推開秦狩,卻被簡守攔了下來:“你看他吐得全是酒,必定是沒有吃飯,在他睡之前先把他叫醒喂一點粥吧。”

    秦狩用余光去看簡守,少年被他吐了一身穢物后的第一反應不是將他推出去,反而是在關心他。

    秦狩覺得其實真正喝醉的人是簡守,少年的身體很少接觸的烈性的酒,少年白嫩的臉龐有淡淡的紅暈,一雙眼眸是蕩漾的水波,在他身邊的吐息也帶著熱度稍有急促。

    秦狩被下人扶著轉身離開后,完全睜開了那雙從來妖異的狐貍眼,他剛剛只是想要試探一下簡守的底線,現在卻不知他底線在哪兒了,真是好苦惱啊……

    簡守總是帶給他意料之外的反應。

    第二天一早秦狩比簡守起得早,就站在簡守的門口等他。

    芝芳也等在門外,本來說是進去叫醒少爺的卻被秦狩阻止了:“沒關系的,簡少爺昨天也飲了酒,讓他多多休息一會兒吧。”

    芝芳連連點頭,真不愧是少爺的好朋友,這么關心少爺!

    于是簡守起床后一出門就看見等在門外,一臉笑意的秦狩。

    簡守問道:“一起去吃早飯嗎?”

    秦狩搖搖頭:“不用了,我要回去了,過來是因為想要當面感謝你。”

    簡守:“這沒什么的。”

    秦狩:“昨天如果不是你將我帶走……怕是還要出很多笑話呢……”

    簡守看著秦狩轉身離開的背影,不拖沓很蕭瑟,鬼使神差地追了上去,拉住他藏在袖中的手:“我請你吃早飯!”

    秦狩看著他真誠簡單的眼睛。

    “好。”

    如他所愿,如他所愿。

    今天簡守的確起得晚了,簡相早就去上早朝了,所以他們的早餐就在自己院子里解決了。

    話題不知怎么就從昨日的雅集轉到簡守的幼時記趣,再從簡守的幼時記趣跳躍到秦狩的童年。

    “當年沒有人愿意與我一起前來東盛,他們認為就算在途中大難不死,到這里了也是絕了出路。”

    “但幸運的是還有秦竹愿意陪我,他在我小時候就是我的侍從了,這么多年了我很感激他。”

    秦狩很聰明,他不惜將那些可憐狼狽的一面透露給簡守,反正他從來沒有真正這樣認為過,所以再矯情他也不會感到害羞。

    只要能令簡守可憐他就可以了,不是嗎?

    簡守果然就開始可憐他了,送他離開時還專門對他囑咐道:“要是那群人再來找你的麻煩,你就來找我,我一定會替你出頭!”

    讓簡守兌現這個承諾,秦狩并沒有花太長的時間。

    那天大雨滂沱,連空氣都是壓抑濕潤的,有人來找簡守,說是一個叫秦狩的人求見他。

    那座府邸是李尚書家的,簡守坐在馬車就看到的是這樣一副情景。

    秦狩站在李府磚紅色的大門外,將自己完全暴露在宛若屏障的雨幕中,將自己埋葬在嘩啦啦滴嗒嗒的聲響中,布衣已經濕得徹底,緊緊地貼在消瘦的身軀上,雨水在肌理紋路上蜿蜒,最后從衣角墜落。

    黑色的頭發狼狽地貼在臉頰上,嘴唇蒼白不見血色,微微地低著頭背脊卻挺得筆直。

    簡守舉著傘走過去,腳踩在積水上發出啪嗒啪嗒的聲音,秦狩聽到了身側的聲音,僵硬地將頭轉過來。

    那是怎樣的一雙眼睛呢?

    像是蒙了一層灰翳,眼白上盡是血絲,慢慢的傳出一種名為“唯一希望”的微光。

    他冰涼的手掌緊緊扣住了簡守的手腕,他說:“幫幫我。”

    不是“你來了”也不是“謝謝你”,而是“幫幫我。”那嗓音沙啞到模糊不清。

    但簡守將這三個字聽得很清楚,回答道:“好,我幫你。”

    我答應你,我幫你,從此以后,我幫你。

    簡守的胸口處酸澀難當,他只看到了秦狩臉上的悲傷,卻沒有發現秦狩眼中那理所當然的滿意。

    現在,魚兒終于上鉤了。
真人游戏有哪些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