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超級神基因 (書號:23996

正文卷 番外篇1《我是韓教授》

作者:十二翼黑暗熾天使
    “韓教授,您看這篇論文需要怎么修改?”

    “韓教授,您是通過怎樣的思路,解決量子傳輸不穩定性的呢?”

    “韓教授,您真是太偉大了,世界上沒有任何天才能夠與您相提并論……”

    我叫韓霖,大秦帝國科技院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正教授,年僅二十一歲的科技院正教授,這在大秦帝國的歷史上,是獨一無二的。x23us.com

    可以說在如今大秦帝國的科研領域,我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受億萬萬人的敬仰,獲得了無數的榮譽和功勛,被稱為大秦帝國的神賜之子。

    我享受大秦帝國最高規格的福利和待遇,甚至享有皇帝親自冊封的爵位,享受不盡的榮華富貴,可是這樣的生活,我卻怎么也開心不起來。

    因為這樣的我,卻沒有獲得任何神靈的垂青,哪怕是最低級的神靈,對于我的血液也沒有任何反應,不肯賜予我哪怕最低級的神靈血脈。

    在帝國大宇宙之內,人類若是沒有神靈血脈,就沒有辦法修行,就沒有辦法使用哪怕是最低級的基因種,在某一方面來說,與廢物無異。

    “果然,還是失敗了。”看著自己滴進神爐內的血液沒有半點反應,盡管早已經有所準備,卻還是忍不住有些失落。

    這已經是我的第四百三十六次嘗試,結果依然還是失敗。

    作為一個科學家,我始終相信任何問題都可以依靠科學手段解決,可是我嘗試了不知道多少種方法,卻始終無法得到神靈血脈。

    有時候我會盡不住想,我那個苦命的老媽,會不會是在騙我。

    “孩子,只要你愿意,你就可以擁有一切,你是這個世界上最優秀的人,沒有之一。”老媽還在世的時候,經常這樣對我說。

    這樣的話,小時候我是深信不疑的,而且也確實在學習方面很有天賦,無論多么難的學科,只要我愿意去學,就可以在短時間內取得極高的成就。

    可是這其中,卻不包括最重要的修行能力,盡管我已經用盡了方法,卻連入門都做不到。

    默默走出了神廟,看著半夜的星空,忍不住嘆了一口聲,心中暗道:“老媽,也許我并沒有你期望中的那么優秀。”

    看到有人向著神廟這邊走來,我就壓低了帽沿,又把風衣的衣領拉高了一點。

    雖然我無法獲得神靈血脈的事情,早已經傳遍了帝國大宇宙,并不是什么秘密,不過我并不愿意讓別人看到作為失敗者的我。

    目光穿過低矮的帽沿,發現正在走近的兩個人,竟然是我認識的人,看起來有四五十歲,留著胡子的男人叫趙統,是我在科技院的助手,他本身也是一副教授。

    而和趙統走在一起的,是一個十七八歲,膚白貌美,卻擁有著與年紀、長相不相稱的成熟和穩重的女人。

    看到這個女人,我心中有些驚訝,她叫秦溪月,是當今皇帝的長公主,集智慧與美貌為一身的天才少女,大秦帝國無人不知的明月公主。

    秦溪月雖然也算是一個天才,僅僅十七八歲就已經擁有不錯的知識儲備和科研水平,與一般的教授相比也毫不遜色。

    但那也只是與普通教授相比,與我相比,她自然是差的極多,所以在半年前,她申請來到科技院跟我學習,算是我實驗室內的助手兼半個徒弟。

    在這半年當中,我教了她不少東西,當然,除了因為她是我的徒弟和公主之外,還因為她對我非常的崇拜,甚至隱晦的表達過愛慕之意。

    雖然我比較喜歡**豐臀的御姐,對于這種胸部比平板強一點的美少女并沒有什么興趣,不過作為男人,我還是有那么一點點男人的虛榮心,被一位美麗的公主愛慕,總歸是一件令男人高興的事情。

    所以我雖然沒有接受她的愛慕之意,卻也對她比旁人要好些。

    又把帽沿拉低了一些,低下頭不讓他們看到我的臉,免得他們認出我來。

    正在想著自己會不會被他們認出來的時候,卻聽到趙統開口說道:“公主,您不會真的打算要一直跟著韓霖吧?他雖然在科研方面有不小的成就,但是在修行方面卻是廢人一個。科技終究只是小道,修行進化才是大道,他不值得公主殿下您繼續浪費時間了。”

    我忍不住微微皺眉,雖然我早知道旁人在背后怎么說我,可是趙統平時對我十分敬重,雖然趙統的年紀比我大很多,可是平時卻像是學生一樣侍奉我,對我可以說是言聽計從,卻不相私下里卻也是這般面目。

    秦溪月淡淡地說道:“這我自然知道,我跟隨韓霖,也只是想要掌握他所研究的超級量子傳輸儀資料,在那之后,自然就會離開。”

    她的話,讓我心中更加的不舒服,不想秦溪月接近我,竟然是懷著這樣的目的。

    兩人說著話與我擦肩而過,不多時就走進了神廟,而我卻是心中有些難受,有些茫然地往前走。

    到不是因為趙統和秦溪月的話傷了我,而是因為自己看不到前進的方向。

    在這個世界上,無論在其他方面的成就再怎么輝煌,無法在修行方面成為強者,始終難以受到別人真正的尊重。

    而我,在任何方面都是一學就會,卻惟獨無法修行。

    “猜猜我是誰?”韓霖的眼睛被人從背后伸手過來蒙住,然后一個帶著俏皮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唯一,別鬧。”韓霖抓住捂著他眼睛的手,把背后的人從身側拉到了面前。

    “你呀,真沒意思,就是塊木頭,你就不能假裝猜不到哄哄我嗎?”黑發及腰的女子嬌嗔道。

    若是大秦帝國的王公貴族看到女子現在的模樣,一定會吃驚的張大嘴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劍唯一,大秦帝國最有才名的年輕女子之一,有冰劍仙的美譽,劍心通明,年僅二十三歲,就已經在劍道上有了極高的成就,就連許多練劍多年的劍道宗師,都被劍唯一的劍道修為折服,現在發她是帝國學院的劍道導師,教導許多皇氏子孫和王公貴胄的后代。

    當然,劍唯一如此有名,除去她本身的才華之外,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她是大秦帝國兩朝元老劍不孤唯一的女兒。

    劍不孤身為秦國太傅,先后教導輔佐了兩代皇帝,如今的秦皇秦白,更是視劍不孤為至親長輩,再加上劍不孤劍道無雙,為大秦第一劍師,劍唯一作為他唯一的女兒,其身份之尊貴可想而知。

    縱然是帝都玉璧城的那些王公之后,在劍唯一面前也不敢造次,皇帝的公主怕是也不及她得到的寵愛多。

    也不知道有多少顯貴想要抱得美人歸,可惜劍唯一眼高于頂,便是那繼承了毀滅級神廟血統的異姓王也看不上,令多少王孫公子鎩羽而歸,所以在原本的劍仙封號之前,才會有了一個冰字。

    若是讓人看到劍唯一此時那小女兒的任性模樣,怕是一個個都要嫉妒的發狂。

    “我本就是一個無聊的人。”我聳了聳肩膀說道。

    “別以為你這么說,我就會放過你。”劍唯一不在意我說什么,伸手摟住了我的手臂,靠在我身邊似笑非笑的說道。

    我頓時一臉無奈,苦笑著說道:“這樣好玩嗎?”

    玉璧城內不知道多少高貴之人盯著劍唯一,可是劍唯一卻唯獨對我特別,這自然逃不過那些人的耳目。

    為此,我沒少受刁難,若非我現在正在研究的項目,得到了秦皇的大力支持,被列為秦國十年計劃中最為重要的一個步驟,怕是連我的小命能不能保住都不好說。

    “我覺得很好玩。”劍唯一笑瞇瞇的說道。

    我還想說什么,劍唯一卻已經拉著我的手往前走,邊走邊說道:“跟我來,我有一件禮物要送給你。”

    “我不想要什么禮物。”我搖著頭說道。

    “我保證,這一次的禮物,你一定會喜歡。”劍唯一卻執拗的拉著我繼續走,很快就把我拉上了停機坪的一輛小型飛行器。

    “這是要去哪里?”我疑惑的問道。

    我并不懷疑劍唯一會對我不利,以劍唯一的出身,如果她想動我,根本不需要那么廢勁。

    “到了你就知道了。”劍唯一美目中閃動著異樣的光彩。

    飛行器離開了玉璧城,在一顆還處在原始狀態的星球上面落了下來。

    我頓時被眼前的奇景震撼,那是一條金色的河流,蜿蜒數萬里,河水似是金色的寶石流淌,看著無比的夢幻綺麗。

    在那金色的河流之中,隱隱有一道金色的影子隱于其下,似龍似蛟,無比的雄奇怪誕。

    “這是……神脈……”我知道這是什么。

    我研究過許多讓自己可以修行的方法,其中成功率最高的一種,就是獲得野生的神靈血脈,如此一來,就算得不到神靈的恩賜,也一樣可以修行。

    可是野生的神靈血脈實在太罕見了,就算有神脈出現,也未必能夠凝聚出神脈之靈,所以盡管我知道這種方法有可能讓自己修行,可是卻也沒有機會做試驗。

    如今這滾滾金色大河,明顯是一條高級的神脈,而且神脈之中隱隱有龍影隱伏,那便是神脈之靈的異象。

    劍唯一笑瞇瞇的說道:“是的,這是一條神脈,而且還孕育著神脈之靈,只要獲得了這個神脈之靈,你就可以像是正常人一樣修行,而不需要向神靈祈求恩賜。”

    “你的意思是,要把這神脈之靈讓給我?”我驚訝地看著劍唯一問道。

    “我記得今天是你22歲的生日,這是我送給你的生日禮物。”劍唯一說道。

    “為什么?”我并沒有因為這個好消息而欣喜,只是疑惑的看著劍唯一,心中暗道:“如此神脈之靈,劍唯一為什么要送給我?難道是我做擋箭牌的這補償?如果是這樣的話,劍唯一到也算是有良心。”

    劍唯一修長的手指理了理額前的發絲,對著我微微一笑,撇嘴說道:“送給自己的男朋友生日禮物,還需要什么理由嗎?”

    “可我只是你的擋箭牌。”我有些愕然。

    “什么擋箭牌?”劍唯一驚訝地看著我,眨著眼睛說道:“我從來都只知道你是我的男朋友,擋箭牌是什么?”

    “你……”我怔怔地看著劍唯一,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這條神脈中的神脈之靈已經被鎮壓的無法動彈,你只需要走到大河之中,沐浴那金色龍血,便可獲得神脈之靈。”劍唯一指著金色大河中的龍影之處說道。

    我看著劍唯一所指的方向有些發怔,我清楚的知道,這樣高級的神脈之靈無比珍貴,而且有能力將其強行鎮壓的,在大秦帝國也沒有幾個人能夠做到,這怕是那位大秦帝國第一劍師,劍不孤的功勞。

    劍不孤早已經退隱,便是當今皇帝,沒有十分重要的大事也不敢去勞煩他,劍唯一竟然為了我而去請劍不孤出手,這份人情是極大的。

    “當真要送我?”我看向劍唯一再次確認道。

    “當然。”劍唯一肯定的答道。

    “那我就收下了。”展顏一笑,我就坐上了河邊準備好的小船,向著大河的中央而去。

    河水璀璨如金色的琉璃,越是靠近金色龍影之處,那金色也就是越發的濃重,到了龍影之處,河水的金色已經濃的像是化不開一般。

    一咬牙,我就從船上一躍而下,讓自己的身體浸泡在了金色的河水之中,心情即激動又有些忐忑。

    有了神脈之靈,我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樣修行,這是我期待了很久的事情。

    可是當我的身體接觸到河水的一剎那,附近的金色卻如同潮水一般退去,四周的河水都是金光璀璨,卻只有我所在的一米直徑水域,變成了普通的透明河水。

    “這是怎么回事?難道連野生神靈都拒絕我嗎?”我心中不甘,一次又一次的游向金色的河水。

    可是無論我游向何處,那里的金色河水就會退去,就好像我是一個瘟神似的,惟恐避之而不及。

    “韓霖,上來吧。”不知道過了多久,劍唯一的聲音在旁邊響起,我轉頭看去,見她站在船上,對我伸出了手掌。

    “對不起,讓你失望了。”坐在船上,我有些失望的說道。

    “不,我從未失望過,因為你就是你,是那個優秀的仿佛散發著光芒的韓霖韓教授,無論你能否修行,都無法掩蓋身上的光芒,都一樣那么令人著迷。”劍唯一蹲在我的對面,伸手撫著我的臉頰,眼中似有化不開的溫柔。

    這一剎那之間,我不由得有些癡了,說實話,雖然劍唯一很美,也很有氣質,可是在此之前,我對她并沒有特別的感覺,她并不是我喜歡的類型,至少她的胸部還達不到我的理想標準。

    可是這一刻,我卻覺得她無比動人,仿佛全宇宙的大奶妹子都加在一起,也比不上此時的她那么迷人。

    也許是這夜色太朦朧,也許是這微風太醉人,我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劍唯一已經被我擁入懷中,那軟彈香滑的紅唇也已經被我的大嘴緊緊吸住。

    轟!

    正在我感覺整個人都像是飄上了云端之時,卻突然聽到一聲炸雷,把我飄飄然的靈魂從天堂拉回了人間。

    只見漫天金光閃爍,一頭金色的神龍自那大河之中破水而出,大半個身體仰天而起,如同一尊黃金雕像般怒對蒼穹,每一片龍鱗都閃爍著炫麗而冰冷的光芒。

    “糟糕……有基因種偷偷潛入神脈吞噬了神脈之靈……進化成了破界獸……”劍唯一大驚失色,抓起韓森就想要破空逃遁而去。

    她雖然是天之驕女,天賦和出身都極好,在她這個年紀,可以說是無敵的存在,可是距離破界卻依然有著遙不可及的距離。

    我自然也知道破界獸的恐怕,心中也有些擔心。

    很不幸,我的擔心很快就變成了現實,只見一聲咆哮,那頭黃金龍一般的破界獸發出一聲咆哮,口中孕育出一道金色的光束,剎那間向著我和劍唯一轟擊而來。

    那金色光束如同死光一般降臨,以劍唯一的飛行速度,竟然無法躲開。

    “記住,有個叫劍唯一的女人喜歡過你,記住她這時的美麗樣子。”劍唯一對著我燦然一笑,猛地用力把我甩飛出了去,然后拔劍在手,身上升起萬道劍光,迎著那金色的死光而去。

    “不要啊……”我的身體在空中快速后退,眼睛卻看到劍唯一身上的劍光與那金色光束撞擊在一起。

    無堅不摧的劍光此時卻像是紙糊的一般,剎那間被金光撞的粉碎,眼看著就要落在劍唯一的身上。

    距離太遠,我看不清楚劍唯一現在是什么表情,可是卻似乎看到她回過頭來看了我一眼,在那金色光束降臨在她身上的前一刻,在那璀璨的金光照耀下,我終于看清楚了她的表情。

    “再見……”我看到她似乎張開嘴說出了兩個字,那時她臉上的表情無法形容。

    我也說不上來那是什么樣的表情,可是看著那表情,我心中卻莫名的心痛,升起難以言語的不甘和憤怒。

    我恨,恨自己不能修行,恨自己沒有力量,竟然連一個女人都救不了,我從未有過一刻似現在這般痛恨自己的無能。

    我拼命的揮拳,雖然知道這樣根本沒用,我甚至沒有辦法讓自己正在飛行的身體停止遠離而去。

    可是下一秒,我卻突然一股莫名的力量充滿了全身,推動著我的身體如同噴射機一般,剎那間破空而回,向著那破界獸狂飆而去。

    我根本來不及考慮那力量到底來自何處,到底有沒有與破界獸抗衡的程度,只是拼命的一拳轟向破界獸。

    四周的時光好像被放慢了一樣,那金光沒有能夠落在劍唯一身上,我卻已經沖到了她的身前,一只手把她拉到身手,另外一只手握成的拳頭,毫不猶豫的轟向了那道金色光束。

    轟!

    漫天金光碎裂,我眼睜睜的看著金色光束被我的拳頭轟碎,連我自己都沒有辦法相信的是,那頭恐怖的破界獸,也在我的一拳之下支離破碎,仿佛它并不是一頭強大的破界獸,而是易碎的玻璃雕像。

    我怔怔的看著如同流星雨一般的漫天金色漫片,轉過頭來的時候,看到劍唯一正自眼神迷離的望著我,不由得心中一蕩,霸氣的摟住她的腰說道:“不要怕,有我在,宇宙間沒有任何人能夠傷害你。”

    心中正自驕傲得意,還想再說兩句,可是身體內的那股力量卻突然間消失無蹤,頓時讓我失去了飛行能力,不由自主的向下落去。

    “哎呀……”手忙腳亂的抱住劍唯一的大腿,這才制住了下墜之勢,我不由得滿臉通紅。

    “噗!”劍唯一卻是展顏而笑,看起來笑的無比開心。
真人游戏有哪些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