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超級神基因 (書號:23996

正文 第兩千七百四十三章 以身試毒

作者:十二翼黑暗熾天使
    “真是見鬼了,怎么會出現這么離奇的事情,一個外族竟然能夠引發太上之眼的意境。”

    “事到如今也沒有別的辦法了,若是實在不行,我們只能出手強行剝離玲瓏、可兒與那個蠶的契約,這樣雖然會讓她們的身體受些損傷,卻也好過讓她們的意志被那意境摧毀。”

    “看來也只有這么一個辦法了。”

    十幾個太上族討論了半天,也只想到了這么一個辦法,可是這個辦法也只能救玲瓏和李可兒,對于韓森卻沒什么幫助。

    “事不宜遲,現在就動手吧。”一個太上族說著就準備要強行剝離韓森與玲瓏、李可兒的契約聯系。

    “九師叔祖且慢動手。”玲瓏突然開口說道。

    她的意識雖然沉浸于那悲傷意境之中,可畢竟是轉自韓森的感受,沒有親眼看到那么強烈,只要韓森的意志還沒有被完全侵蝕,她也不會那么容易被悲傷意境完全左右,還保持著一線清明。

    “玲瓏,有話快說。”九師叔祖怕玲瓏一會兒完全被意境控制,再想說什么就來不及了。

    “九師祖叔,請你們不要剝離我和韓森的契約聯系。”玲瓏說道。

    “為什么?”一眾太上族皆是一怔,九師叔祖看著玲瓏問道。

    “我相信他能夠克制太上之眼的意境侵蝕。”玲瓏咬著牙說道,她在悲傷意境之下,只是說了兩句話,就已經用了莫大的意志力。

    聽了玲瓏的回答,幾個沒有修煉過太上感應篇的太上族驚訝道:“玲瓏,你想太多了,連我們太上族的強者都很難克制太上之眼的意境,更何況是一個外族的蠶……”

    “玲瓏,我知道你找一個合心意的蠶不容易,不過都到了這種時候,還是要及早決定。”

    “壯士斷腕也是一種考驗和勇氣的體現。”

    ……

    “九師叔祖,拜托了。”玲瓏已經沒有余力再多說什么,也沒有理會那些太上族,只是用盡了最后的余力,對九師叔祖說了一句,分心之下意志被那悲傷意境侵蝕的更加厲害,再也無力分心去聽去說了。

    “九師叔祖,您可不能聽她的,這可是會要命的。”

    “是啊,一個沒有修煉過太上感應篇的外族,怎么可能抵擋的住太上之眼的意境,到時候只會害了玲瓏。”

    幾個太上族紛紛勸說,九師叔祖卻是微微皺眉說道:“既然是玲瓏自己的決定,那就由得她吧。”

    聽九師叔祖這么說,其他太上族雖然覺得有些不妥,但也不敢再說什么,只是暗自搖頭嘆息。

    “既然玲瓏不愿意解除契約,那就把可兒的契約解除掉吧。”又有人提議道。

    九師叔祖看了李可兒一眼,李可兒的修為不如玲瓏,早就已經沒有余力分心它顧,自然更加不可能再說什么。

    “再等等看吧,若是那個蠶當真抵擋不住,到時候再出手也不遲。”九師叔祖淡淡地說道。

    眾人只好繼續在一旁看著,等待著事情的結果,不過連同九師叔祖在內,幾乎所有太上族的人都不認為韓森真的能夠克制悲傷意境。

    一來因為韓森剛剛晉升神化,自身的意境很難與那真神級的意境抗衡,二來韓森沒有修煉過太上感應篇,對于太上之眼的意境抵抗能力比太上族更弱,所以才會沒有人覺得他能夠抵擋悲傷意境。

    亙古壁上的太上之眼意境,雖然說很兇險,但是對于修煉太上感應篇的太上族來說,也未嘗不是一個機會。

    在與悲傷意境對抗之時,若是能夠憑自身的意志扛過去,對于太上感應篇的理解也會更進一步。

    可惜韓森并不是太上族,也沒有修煉過太上感應篇,所以并沒有這樣的福利。

    眼看著韓森三人身上的悲傷情緒越來越濃,血淚不停的流淌,眾人都知道他們的時間不多了,若是再克制不住悲傷意境,流干了血淚之后,身體也就要開始崩潰了。

    韓森此時也知道自己已經到了極為危險的邊緣,自身的意志力雖然強大,可是卻無法完全抵擋那悲傷意境的侵蝕,心中的悲傷之意越來越深,竟然隱隱生出了厭世的沖動,若是換一個意志稍微薄弱一點的神化在這里,恐怕現在就已經抹脖子自殺了。

    “不行……不能再繼續下去了……”韓森明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可是這種純粹的意志對抗,卻不是用某種力量就可以解決的,只能依靠自己的意志力撐過去。

    自從上一次領悟了天之下刀法的意境之后,韓森的意志就又強大了許多,可還是達不到與真神級意境對抗的程度,此時意境一點點被侵蝕,讓他自身的意志越來越薄弱,仿佛隨時可能被那如同無邊大海一邊的悲傷淹沒似的。

    韓森原本還寄希望于黑晶鎧甲,希望黑晶鎧甲能夠在這時候幫他一把,可是黑晶鎧甲卻一直沒有動靜,韓森只能苦苦咬牙支撐。

    “果然誰都靠不住,最后還是只能依靠自己。”韓森是一個越在危險關頭越冷靜的人,此時他的思維反正完全平靜了下來,仔細思考著自己現在的處境:“既然太上族沒有設下禁制,讓人隨便觀看太上之眼刻痕,那么說明一定有方法可以與這種悲傷意境抗衡,可是到底怎么樣才能夠與它抗衡呢?”

    轉念又一想:“以我現在的意境,正面對悲傷意境抗衡不太現實,那么唯一的可行性,大概也就只有了解這種悲傷意境,只要能夠理解那位太上族前輩當時的心理狀態,也許就可以找出化解之法。”

    想到這里,韓森就不再一味的與那悲傷意境對抗,而是嘗試著去感受分析悲傷意境的根源。

    韓森知道這樣做很危險,就像是明知道毒藥很危險,卻要以身犯險去嘗試毒藥,死亡的機率比以前更大,可是韓森到了現在已經沒有別的選擇,就算是刀山火海也只要闖一闖,坐以待斃不是韓森的風格。

    正如韓森之前所感受到的一樣,這種悲傷意境與小情小愛無關,與親情愛情也無關,韓森一邊感受著那種悲傷,一邊苦苦思索:“這到底是怎樣的一種悲傷呢?”
真人游戏有哪些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