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放開那個女巫 (書號:23524

正文 第九百三十九章 神射手安德莉亞

作者:二目
    安德莉亞根本沒有去看結果,而是將瞄準鏡對準了下一個目標。

    精準射擊所消耗的魔力并非是一成不變的,常理上想要擊中越難命中的目標,其魔力耗費便越大。

    這意味著足以支撐弓箭或投石武器一兩個時辰的魔力,在如此遠的距離下只能支撐半刻鐘左右。

    她必須盡可能打出更多的子彈。

    能力回應了她的意志。

    安德莉亞感覺自己并不是在射擊,而是在隨風舞動。一切都是如此協調,槍口的調整、手臂的俯仰、以及身體的每一個動作,仿佛全和這個世界融為一體。

    以每次呼吸開火一次的頻率,安德莉亞很快便將十發子彈悉數打光,接著換上了一條新的彈夾。整個過程行云流水,彷如一場胸有成竹的表演般。

    然而石墻上方卻遠沒有這么輕松了。

    死神正在爭分奪秒地向安佩因的部隊飛來,可他們對此依舊一無所知。

    指揮傭兵調整弩機的騎士成了第一個犧牲品。

    這些弩機射程在兩百步以上,鑄鐵打造的箭頭五十步內可以輕易貫穿大盾與騎士甲,可謂防守王宮的最佳利器。

    為了抵擋住力量過人的怪物戰士,安佩因把庫房里所有的存貨都搬上了圍墻。一共八架弩機被布置在正對旭日大道的墻段,考慮到街道寬度有限,就算襲擊者再強,也難以躲過鐵弩的攢射。

    傭兵只聽到“噗”的一聲悶響,便看到剛還在發號施令的騎士胸口凹了進去,同時身軀向后仰倒,一聲不吭地摔在地上。

    “有人偷襲!”墻頭立刻響起了警告聲。

    眾人紛紛拔劍出鞘,可沒有一個人能發現襲擊來自何方。

    接著是第二個、第三個——

    死亡蜂擁而至,守軍中不斷有人倒下,而敵人始終沒有露面。一股難以言喻的恐懼籠罩了他們心頭,戰死對這些刀頭喋血的豺狼而言并不算什么稀奇事,但等著被人殺死又是另一碼事了。

    特別是少數對自己的身手格外自信的傭兵更是如此。

    他們發現日益苦練的技巧都沒了用武之地,對方甚至不給一個當面較量的機會,無論是笨手笨腳的仆從,還是經驗老道的騎士,在這樣毫無征兆的攻擊面前沒有任何區別。如果說赫爾梅斯一戰至少讓他們看到了敵人,這場戰斗簡直是等待死神點名而已。

    數十息不到的時間,墻段上已出現了二十來具尸體,加上僥幸未死者的慘痛呻吟,大多數人的意志很快到了崩潰邊緣。

    “找掩護,附近有女巫!”

    就在這時,首席騎士的命令讓大家稍稍回過神來,“只要將身子藏在墻垛和擂木后,就能避開攻擊!另外都把神罰箭矢拿出來,朝有可能的方向射擊,將那該死的家伙逼出來!”

    安德莉亞此刻也注意到了石墻上的變化。

    一名穿著金邊鎧甲的騎士似乎正指揮著現場的局勢,不斷有人向他靠攏,并以各種障礙物作為掩護,盲目地朝周邊拋射箭矢,有的甚至直接用手投擲出去,其目的不言而喻。

    敵人的做法對她毫無威脅,不過若無法徹底擊潰對手,就會給攻城的神罰女巫造成妨礙。

    而指揮者所在的位置恰好與鐘樓構成了一個死角,她只能隱隱看到對方露出墻垛的手臂,以及小半截頭盔。

    通常像這樣的目標根本沒有命中的可能,但自從觀看過第一軍的炮火表演后,她便萌生出了不同的想法。

    安德莉亞不斷催動魔力,令其充盈于臂膀之間,在無形之手的推動下,手中的槍支不斷抬高,直至指向天空。

    當那股熟悉的協調感再次出現時,她毫不猶豫的扣動了扳機。

    那一瞬間,安德莉亞仿佛看到了子彈的軌跡——它高高拋向空中,在越過頂點后仍未失去所有速度,而是夾帶著向前的慣性,朝著目標方向俯沖。雖然兩者之間的距離為千步,但它已在空中飛過了更長的距離,因此這一發子彈耗費的時間要比之前的射擊長得多。

    緊接著她壓低槍口,瞄向騎士的頭盔開火——第二顆子彈后發而先至,準確地砸在垛沿上。磚石頓時四散飛濺,變形的彈頭翻滾著命中了頭盔上部,將其掀飛出去。巨大的沖擊力令騎士難以控制地向前撲倒,也使得他柔軟的頸脖暴露出來。

    于此同時,第一發子彈如期而至,傾斜著沒入他的皮膚,將頸椎骨折成了數截。首席騎士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只感到腦后嗡的一響,接著脖子一涼,便失去了所有知覺。

    這一擊幾乎耗光了安德莉亞所有的剩余魔力,強烈的眩暈感涌上心頭,消耗過大的后遺癥令她雙手顫抖,連握住槍托都難以做到。

    不過首席騎士的倒下也壓垮了傭兵們最后的心防,石墻防線崩潰了,眾人轉身向著梯道口跑去,唯恐自己是下一個被死神盯上的目標。再也沒有人去理會墻頭的擂木、熱油和弩機,而這一變化也被神罰女巫看在眼里。

    “嗚————————————”

    總攻的號角被吹響了。

    擔任攻堅組的愛蓮娜沖在了第一位,她除了攜帶著常用的裝備外,手中還多了一捆麻繩。

    就在快要接近墻腳的瞬間,她用力拋出了手中的繩索——而在繩子末端,還緊緊的綁著一個四角型的彎鉤。

    片刻之后,石墻上便多出了好幾根可供攀爬的“懸索”。十余尺高的石墻對于普通人來說需要憋足了勁才能翻越,但在神罰女巫眼里,這僅僅是一抬腿便能邁過的柵欄。愛蓮娜輕輕松松地順著麻繩爬上墻頂,發現城堡區里已亂作一團。

    安佩因安排的督戰隊和預備隊沒有起到應有的作用,就在石墻守兵潰逃之際,洛西伯爵的手下忽然拔劍朝晨曦之主的親衛隊砍去,加上逃離者只想盡快離開此地,三方人馬頓時混戰在一起。

    愛蓮娜揚起嘴角,取下背后的巨劍,縱身躍下了石墻。

    沒有人可以抵擋住她的正面一擊,只要被納入巨劍的揮舞范圍內,敵人擦到即傷,觸之即死——僅憑一己之力,她便在人群中沖出了一條空白地帶。

    隨著神罰女巫加入戰場,局勢已經徹底倒向了奎因伯爵一邊。
真人游戏有哪些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