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厚婚秘愛:總裁老公超給力 (書號:22248

正文 第948章你就任性的作

作者:萌小愛
    更何況,殺了中村天井,思妍那大衣袖子里的手指動了動,這是在為自己報仇嗎?

    畢竟,那幾波殺手,她能夠知道都是中村天井買來的。

    在自己出車禍受傷之后,他來看了看自己之后,就直接去給自己報仇了?

    思妍愣在那里,心里有些酸澀。

    他努力為自己報仇的那些日子里,而自己卻在胡思亂想,更別提能夠幫助他了。

    原來自己是這么的沒用,想到這里,就連眼眶微微的也有些濕潤,心里更是有些自責,如果今日外公不給自己說,她還不知道這些。

    但是想著總統還在場,就算是她眸中有著淚意,但是卻沒有讓眼淚流出來,只是在眼眶里打轉,隨后硬生生的將眼淚給逼了回去。

    琉含墨看著她面上的變化,眸色變得深了幾分。

    思妍抬頭看向了宋惜淵。“外公,他現在在哪兒?”

    “六營……”

    得到宋惜淵的話,思妍連告別都沒有,直接轉身就朝外面跑。“他這樣就走出去,不怕凍著?”

    琉含墨看著思妍這么走出,畢竟外面的氣溫還是很低的,而且看著她還打著石膏的手也知道她的身體怕還是在調理當中,不由的有幾分擔心。

    宋惜淵倒是笑了笑,“我這外孫女,身體素質怕是比你我都很好。”

    畢竟是權天睿跟自己女兒的下一代,加上后期還有余祐給她調理身體,所以她的體質向來不錯。

    宋惜淵倒是不擔心她會凍著,不過也不需要他去擔心,自然是有人替他這個老頭子擔心。

    看著思妍消失的地方,琉含墨沒有作聲, 指尖微動,這才起身。“宋老,我也該回去了。”

    他到底新上任不久,而宋惜淵又是一代將軍,所以對于他,琉含墨的心里是非常尊敬的。

    宋惜淵這才起身,“好。”

    琉含墨微微頜首,就算是在宋惜淵面前,他也是做到了禮儀最高標準。

    而此刻的思妍,直接跑去了六營。

    雖然認識她的人不少,但是看著她這一副不修邊幅樣子的人倒是沒有見過。

    (本章未完,請翻頁)

    雖然都有想要起哄看熱鬧的想法,但是想到她是顧黎的妻子,就算是他們膽子再大,也是不敢。

    而思妍此刻才沒有心思去管這些人。

    顧黎此刻正在營地操練手下的兵,一個營的人,都在地上做俯臥撐,而思妍此刻直接從他的身后跑了過來。

    顧黎察覺到有人剛要做出反抗,然后整個腰身就被抱住了,熟悉的氣息,瞬間將他縈繞。

    那些防備的姿態瞬間變得柔和了下來。

    “你怎么來了?”

    被手下的人這么看著,顧黎也是有點不太好意思,雖然面上仍舊是那冷冰冰的樣子,但是細看之下,卻能夠看出來那泛紅的耳根。

    只是,此刻根本沒有人去注意看這些小細節而已。

    顧黎動了動身子,想要轉身過去看著他,卻被思妍用左手緊緊地抱著。

    “別動,讓我抱一會兒。”

    思妍的右手受傷了,顧黎也不敢強行動作,只得任由她抱著自己。

    雖然被那么多人看著,有那么點點不自在,但是他是跟自己老婆抱在一起,所以就算是不自在,那也是要忍著的。

    而那一個營的兵:“……”

    此刻的內心,是這樣的。

    畢竟他們在受罰做俯臥撐,然后看著少將這么在他們的面前秀恩愛,這感覺簡直是……太酸爽了。

    “怎么了?”

    顧黎伸手覆蓋在她抱著自己腰肢的手背上,這才察覺她的手背沁涼。

    顧黎的眉頭緊蹙了起來,也顧不得其他的,伸手將她攬入懷中。看著她身上的衣服,還有腳下的鞋子,沒有蹙的更加緊了幾分。

    “怎么穿成這樣就來了?”

    這時候的天氣,已經很冷了,帝都的寒冬,向來都是能夠凍死人的溫度。

    而她此刻身上就只是一件稍微厚一點的衣服,而下面卻只是一條單薄睡褲。

    顧黎二話不說,直接將她橫抱而起。

    “解散,自由活動。”

    然后,抱著思妍就朝他房間走去。

    手讓她的身子朝自己的身體收攏了幾分,盡量能夠讓她感覺到最

    (本章未完,請翻頁)

    大的熱量。

    顧黎此刻薄唇緊緊地抿著,一言不發,

    是個人都能夠感覺到他全身的怒氣,而思妍自然也是能夠感受到的,不過她卻沒有說話,只是朝他的懷中靠了靠。

    這樣微小的動作,卻讓顧黎那緊緊地抿著的雙唇,也松開了些許。

    在無人看到的地方,琉含墨看著那兩人的離去,眸色深沉。

    被解放的六營,此刻內心的其實沒有一點被解放的喜悅,反而感覺到一陣陣的崩潰。

    老大,又在秀恩愛。

    這日子,簡直是沒法活了。

    顧黎走了之后,一個營的人,全都躺在了地上,使命的哀號。紛紛表示這一次回去之后,一定要相親,相親,在相親……

    否則,這單身的日子,簡直是沒法過了。

    而此刻的思妍,被顧黎抱著回了房間,將她放在了床上,將被子裹在了她的身上,還將空調的溫度調高了好幾度。

    這才轉身,給思妍倒了一杯熱水放在了她的手中。

    “以后不許穿成這樣出門,你現在的身體要是感冒了,你知不知道會很難痊愈?”

    被顧黎氣沖沖的話給說著了,而思妍端著裝著熱水玻璃杯的手動了動,手掌心的溫度順著血液,像是一下子就流入了心中。

    暖暖的,熱熱的。

    “為什么會很難痊愈。”

    看著顧黎那生氣的樣子,思妍反而有些傻乎乎的這么問出來。

    顧黎也是被她給氣得不輕,難道不是應該先認錯,以后不這樣了?

    她的關注點,倒是與眾不同。

    “你這身體很少感冒,要是感冒一次,不就很難好?而且你才動了手術不久,抵抗力都在減弱期,更加容易感冒。”

    雖然顧黎被氣得不輕,但還是出口解釋。

    倒是思妍,聽到他的解釋之后,反倒是忍不住輕笑出聲。

    “一般人來說,是這樣沒錯,但是我的體質這些都不會存在。”顧黎自然知道她說的是實話,但是心里卻還是忍不住生氣。

    “所以,你就任性的作?”

    “……”

    (本章完)
真人游戏有哪些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