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斂財人生[綜]. (書號:21800

正文 1224.舊日光陰(36)三合一

作者:林木兒
    舊日光陰(36)

    馬上就有人喊著:“這事肯定行啊!人的能力有大小, 有能力自己解決一部分困難的,就自己想點辦法解決一下嘛。騰出來的房子, 又能安置不少人,這是好事啊!”

    錢思遠馬上站起來反對:“自己解決困難?說的好不輕松,你們怎么不想想,這事算不算公平。就拿我來說吧, 以我現在這條件,要想搬出去自己建房子,我就得借債。接了債了,這就是給自己背上了包袱了!可這包袱呢,原本該是廠里背的。咱們背債蓋的房子,還是廠里的公共產業。就等于我借了債, 又把錢交給廠里然后再給大家花。那要是這樣,誰敢往出搬!”

    本來還有點心動的人, 立馬就縮了。

    是啊!完了我們蓋房子, 房子卻屬于廠里的。

    我是傻了還是呆了?

    趙平就看了四爺一眼, 然后眼里就有了笑意。

    老林這個女婿啊,是真真了不得。擱在廠里,這真是大材小用了。

    心里這么想著,他的手就抬起來往下一壓,“我也聽出來了, 哪一種方案, 都有人滿意有人不滿意。說到底, 還是僧多肉少不夠分。”他說著, 就看向其他幾位廠領導,然后說:“我說一個方案,這個方案是臨時想起來了,也沒跟大家通氣……”

    另一位副廠長就點頭:“想到什么就說什么,大家一起參詳。”

    下面就有人喊:“對!一起參詳!”

    趙平就按照跟四爺商量好的,直接道:“……要新建的樓,條件自然是最好的。水電暖,都是廠里供應,而且面積也大,一家七八口住著,都寬敞。廠里人口多的人家很多,可房子有限。不過,既然已經分了他們了,這一部分就暫時不做改動了。然后就是筒子樓,在筒子樓里住著的,愿意搬出來的,可以選擇搬出來,愿意搬進去的,咱們也可以通過抓鬮的方式公平的將房子分了下去。但是要說的就是,你們住在這么好的房子里,別的工友意見就大。為了公平起見,凡是住新建的樓的這些住戶,每月給廠里繳納住房費五元。水費,五毛。電費,五毛……”

    話沒說話,那幾十戶人家就喊起來了:“憑啥啊?”

    趙平的手往下又壓了壓,“聽我把話說完。如果這個條件你們接受不了,也好辦。還有第二套方案可供選擇。稍安勿躁!”說著,朝那些人深深的看了一眼,直到一個個都坐下了才道:“筒子樓里,帶衛生間的屋子,每月繳納三塊,電費五毛,水費全免。住不帶衛生間的房子,每月繳納房屋使用費兩塊五,電費五毛,水費全免。如果覺得經濟壓力大,也可以選擇不住樓房,而選平房。”

    下面又開始嗡嗡了,這平房又是咋說的。

    “平房有兩種,一種是不要花錢的,一種是特別要花錢的。不要花錢的,我管這叫廠自建房。也就是說,房屋還是屬于咱們廠的。咱們廠的職工,有使用權,沒有買賣權,房屋也是屬于廠里的財產。大家都知道,上面撥給咱們的物資是有限的。鋼材緊張,木材也一樣緊張,還有水泥……這些屬于上面不撥咱們也沒辦法的事。但是平房不同,不管是磚還是瓦,咱們都可以自己燒。還有對木材的要求,也沒那么高,胳膊粗細的椽,一樣能用。這種不夠國家統購標準的木料,咱們廠自己下去收購,總是能采買回來的。平房的地址,我想選在建職工大學后面,那地方原計劃是預留給咱們內部的大學的,但現在咱們先利用上,走一步算一步。那沒蓋起來的地方好像還有九十多畝的……咱們蓋平房,一排一排蓋。一排平房公用一個壓力井,廁所呢?平房內部也不帶,一排平房的頂頭,咱們蓋一公廁。這種平房的面積一間也在六十平上下。如果想住的,可以申請入住。如果家里的人口多,想多要一間,也是可以的。不過多出來的這一間,按月交納兩塊錢的使用費,水電費全免。”說著,就頓了一下,這才接著道:“聽起來一百多畝,地方是不小。但是咱們廠的職工每年都在增加,人口更是年年攀升。想解決所有人的住房問題,我估計就現有的規劃里,那也是捉襟見肘的。所以,我在這里號召一下工資級別高的同志,可以選擇自建房。地基有點遠,得在職工大學那一百多畝地的后面。廠里去跟有關部門協調。給咱們劃分宅基地。契書之類都應該可以辦下來的。當然了,花費都是你們自己的。從請人工,到平宅基地,再到打地基買材料建房子,廠里不會給一磚一瓦。土地屬于國家的,房屋屬于你們自家的。這個不用擔心。廠里會向有關部門申請更多的土地,預留出足夠的地方蓋平房,來解決大家的住房問題。因此不用擔心廠里會硬性分派而占據你們自建房的房間。”

    話一說話,下面靜了半分鐘,才開始三三兩兩的討論。

    各人有個人的小算盤。

    新規劃的樓里,也有人不是很想住了。每月需要多交納六塊錢不算,其實地方未必就多寬敞。但是平房不同,一間六十平,多租一間,也就是一百二十平。平房的外面還能搭建個小廚房啥的,門前的地方,也是可以利用的。不過這……冬天不好取暖確實是個問題,但是平房可以盤炕,可以用火爐子,也未必一定得用碳,燒柴火也是可以的。

    這么一想,似乎又很劃算。

    連這波人都動搖了,更不要說大部分的人了。

    廠里還有小青年早就結婚了,但廠里沒給分房子的。廠里只做了登記,說是騰出來了就分,可真這么等著,也不知道到底要輪到啥時候。很多人干脆都不想了,直接在外面的民房租了人家的單間,一個月也得七八塊錢呢。廠里這平房雖然配套都不帶,但至少免費啊!而且屬于基本人人都能分到的情況。他們就先樂意了。

    還有那手里寬裕的,都覺得自己建房也不錯。胡亂的先蓋起來,把地方占著,以后有條件再慢慢的蓋唄。這可是完全屬于自家的。想的遠的人,又都打起了這個主意。

    莊婷婷想住帶陽臺的筒子樓,一個勁的攛掇錢思遠:“趕緊問問金工,他家是自己蓋還是怎么的?要是他們搬,咱們就有機會了。”

    你是傻還是呆!

    現在在城里有宅基地你知道有多難不?

    這個機會只怕就這一次,他瞪眼道:“少啰嗦,這事聽我的。”

    然后莊婷婷就看著她家男人跟在金工后面蹭蹭蹭跑去登記自建房那一塊了。她氣的都快哭了:“人家兩口子是啥工資啊,咱家是啥工資?我看你拿啥蓋房?”

    錢思遠寫完就拉住四爺:“那根小黃魚,我打算換了。你要是有門路,知道誰要換,直接出手吧……如今外面查的也緊……”

    賣去國營或者合資的金店,壓根就賣不上價。黑市上買賣,價格至少能翻一番。

    但是去黑市,風險太大了。

    當然了,熟人之間牽線這種買賣,是最好做的。

    隔了兩天,四爺悄悄的把錢給了錢思遠了。

    那邊的地皮也給劃下來了。

    趙平多機靈啊,舉一反三,從上面很要地皮。物資緊張,但是地皮隨意。而且都是荒地,你想朝外給圈就圈唄。人家連他精心準備的那份不知道規劃到哪一年的規劃圖,都沒看!就直接說了:“你定數,我簽字。”

    別總來纏著我了。

    事辦的很利索,消息傳出來,廠里都挺高興的。這些人是不明白這些地皮意味著什么,只樸素的認為,這么大的面積,還怕以后沒地方住?沒有咱就蓋,還能住不下?

    總之,人人有房住,叫一一五上下都歡騰了起來。

    可真到了動真格的的時候,想要自己蓋房子的,也才幾十戶而已。

    廠里的領導,肯定都出來了。都申請了一塊宅基地。

    另外就是林雨桐和四爺,錢思遠和莊婷婷。蘇瑾和林曉星猶豫了兩天,才在范云清的催促下也申請了。苗家富也要出去住,畢竟兩口子只一個孩子,想要靠著人口分房子,猴年馬月的也輪不到他們。要是不想在那么大的房間里住一輩子,除了自建房也沒有其他的選擇了。

    桂蘭是心心念念的也想要宅基地,但是張寶柱不同意,錢都蓋了房子老家咋辦?老家還指著他每月寄錢回去呢。真沒蓋房子那份閑錢。

    其實地方也沒那么遠,過了職工大學走十分鐘的路程就到了。

    雖然瞧著地方寬展,可想要把院子劃的大,也不能。不能超了那個規格。

    一到三口人,是小戶人家。給宅基地就給四分地。

    四到六口人,是中戶人家,給宅基地就給六分地。

    院子的長短是固定的,只是寬窄上有點區別。四爺選了最靠里的。別人沒事不可能打門前經過,算是私密性比較好的地方了。

    院子的另一端不可能再朝里規劃,那是一片比較深的沼澤,為了安全起見,巷里的最頂頭會砌墻,跟危險的地方徹底隔開。

    六分地大的院子,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

    小四合院的話,也能建的規規整整的。

    本來廠里的其他人家,都想參照著四爺的圖紙來的。但是吧,要真建成這樣,這錢可差了太多了。金工人家自己能能做門窗家具,可他們自己呢?得請人做。這無形中就多了一筆開銷。就這還不算,人家這房子下面是鋪著煙道的,冬天煙道從房間的地方過一遍,這屋里的溫度肯定是低不了的。照這么蓋,光是地基花的錢就要比蓋房子的錢多。

    誰敢這么蓋。

    趙平他們寧愿選擇壁爐的樣式,覺得這么蓋冬天不冷就行。還省了煤炭省了爐子省了煤油了。卻絕不會費勁的去做地下工程。

    這次劃宅基地,林曉星跟范云清做了鄰居,如今兩家商量著中間留出一道門來,方便來往。

    而錢思遠呢?

    硬著賴著跟林雨桐和四爺做了鄰居。

    個人根據個人的能力大小,選擇蓋房。錢思遠手里有錢,但還是選擇了低調,說了,孩子小,先蓋正房。能住開就算了。

    而苗家呢,只蓋廈房,原因是苗大嫂想要把院子空出來種菜。

    蓋房是繁瑣的活,尤其是都搶著要磚石木料的時候,就顯得更繁瑣了。

    水泥不要想,石灰還算是稍微寬裕一點。青磚白灰的墻面,里面就是能做個刷白。自家廠里的磚瓦不要想了,供著蓋平房那邊都供應不及呢。還是四爺找了其他的一些單位,想辦法從外面聯系。想要自建房的,這些材料都得從外面買。

    磚這些一到位了,各家就聯系人,準備動工了。

    這一動工,才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呢。

    四爺找了肉聯廠的基建科,以私人的關系請來給自家幫忙。

    人家咋蓋的,林雨桐不知道。蓋房子這事,里里外外的,忙的就是四爺一個人。林雨桐壓根幫不上忙,因為在六月底,天正熱的時候,她臨產了。

    跟以往一樣,利利索索的,就把孩子給生下了。

    是個六斤八兩的閨女。

    閨女很少人會賀喜。

    但會說話的人就說了,你本來就兒女雙全了,如今再生一個,不管是閨女還是小子都是好的。

    其實,這些人真想多了。

    四爺和林雨桐不知道有多高興呢。兩人一路走來,認真算算,真不怎么缺兒子!但是,多養閨女的時候,卻不多。

    四爺愛的什么似的,給孩子取名叫驕陽。

    驕陽的脾氣好像比朝陽還壞,朝陽是那種你最好別招惹我,敢招惹我我就鬧給你看的類型。而驕陽呢,是只要不順心,她就嚎。那嚎起來的勁,比一般的小子都大。

    老太太要照顧曉星那邊,輪到驕陽了,常秋云過來伺候月子兼帶孩子。

    反正援朝也已經上托兒所了,她白天一個人在家,林百川有時候下部隊,十天半月也未必在的。如今閨女生了,她就過來幫著帶了。

    母女倆的相處模式就是,兩天不見見了親的不行,可這兩天過了,就成了各式的不順眼了。林雨桐不挑常秋云的刺,但常秋云是各種看不慣閨女過日子。

    “以前怎么沒發現你這么多毛病。”孩子的衣服尿布,必須洗過煮過暴曬過才能用,這都是誰教的?洗肯定是得洗,她覺得她伺候孩子就挺精心的!可這專門用個鍋用來煮,這就有點過分了。

    私下里她就嘀咕林雨桐:“你們兩口子如今瞧著,才是一身的資產階級毛病。”

    等驕陽稍微沒伺候舒服就嚎的時候,她又說:“還生下個更資產階級的。”

    驕陽那種衣服沒拉平,她都會覺得不舒服。不舒服了,就哼哼著哭。連老太太都說,我這都帶著這么多個孩子了,只這個小祖宗最難伺候。

    丹陽如今回來寫作業,都跑陽臺上去了。搬個高凳子,再搬個小板凳。坐在小板凳上趴在大凳子上寫作業,嫌棄驕陽太吵了。

    她最大的心愿就是:“我想要一間我自己的屋子!”實在是受不了驕陽了。

    有了這個更小的之后,丹陽一下子跟長大了一樣。以前都是不怎么管朝陽的,現在不一樣了。放暑假嘛,早上涼快的時候,帶著朝陽在廠里跟其他孩子玩。等天熱了,就把弟弟帶回來。吃飯前,她拉著朝陽一起洗手,先給弟弟洗干凈了才自己去洗。吃完飯了,帶著弟弟去她的小隔間睡覺。等睡醒了,她一邊寫她的作業,一邊教弟弟認字寫字。等吃了晚飯,天色擦黑的時候,就出去跟其他孩子一起,在廠里摸知了猴。有沒有收獲不打緊,就是玩嘛。等朝陽困了,就回家,然后洗澡,帶著弟弟睡覺。

    常秋云就說:“看,這就是先生閨女的好處。有了小的,不自覺的,她就大了。懂事了!”

    懂事了,把林雨桐和四爺心疼的不行。

    等房子蓋成以后,四爺愣是給她閨女做了一個簡易版的拔步床。

    孩子還小,肯定不敢叫她單獨住一間房間的。可這丫頭呢,又想要自己住。怎么辦呢?做了一架沒有雕刻花紋的拔步床,里面帶著衣柜,用書桌書架子代替了梳妝臺。

    給孩子擺在東次間,跟大人住的炕,只隔著一道帳子。

    這下丹陽高興了:“真給我的?”

    對!真給你的!你一個人的!

    “但是我想帶著弟弟一起住。”丹陽看著寬大的床,馬上喊朝陽。

    那么大個床,就是睡一家五口都睡的下的。

    你們想怎么睡就怎么睡。

    可這也得等能搬進去的時候再說吧。

    房子蓋成了,每天下面的地龍都燒著的,為的就是盡快的烘干房子。大家的進度其實都差不多,等林雨桐出了月子過來看的時候,大致的模子都出來了。

    都是一水的青磚黛瓦白墻,但房子的樣式各異,卻都是嶄新嶄新的。

    這些房子里,其中有一半是帶著院墻的,四周蓋的嚴嚴實實,叫人瞧著就覺得安全。當然了,還有像是錢家和苗家這樣的,房子蓋了,但是院墻沒有。錢思遠準備扎個籬笆院,苗家干脆連個籬笆院也沒有。兩間廈房一條小路,院子的其他地方,都開出來種上秋菜了。

    廠里的很多人都說,這蓋房子,光是有錢還不行,還得有人。沒人你根本就沒戲。

    四爺這就不說了,拉了一個廠的基建科,其他做顧問的廠子人家還提意見呢,說金工你是不是瞧不上咱們啊。反正叫人瞧著就是,那么大一個規整的院子,蓋起來就不叫個事。

    像是趙平這樣的,老戰友老部下能來成百人,人家的院子蓋的也好,也沒費勁。

    錢思遠是不敢叫老家的人來,怕把他的老底子給泄了。倒是用上了老丈人家。莊婷婷的娘家兄弟,堂兄弟,表兄弟,好家伙,兩間廈房人家用自家人就足夠了。

    林雨桐之前還想著,曉星估計是要找四爺幫忙的,誰知道人家沒來求。

    是吳老太回了一趟村上,然后一個村青壯勞力來了八成,利利索索的給把兩家的院子拾掇起來了。

    這個時候,好人緣和好人脈的優勢就凸顯出來了。

    誰看著都羨慕,但也只能羨慕。

    與這些房子同期建起來的,就是一排排平房了。

    房子的門窗還都沒安裝好呢,就都已經分配下去了。

    家里的筒子樓,因為將來要騰出來,已經抓鬮分下去了。比較討厭的是,自家還沒搬走呢,人家就三天兩頭的來,今兒量尺寸,說要做家具。明兒又量尺寸,說要做窗簾。

    把人煩的不行不行的。

    原來還想著,趕在年前搬到新家去,如今這樣,還是早點搬吧。

    一入冬,陸陸續續的就有開始搬家的人了。

    這一頭這好幾戶都往出搬呢,沒想到桂蘭和寶柱也在打包行李,開始搬家了。

    林雨桐就問:“這是咋的了?不是住的好好的嗎?要搬去哪?”總不能是換到平房去住吧?為啥啊?

    桂蘭的嘴角還烏青,應該是張寶柱又動手了。

    這會子見林雨桐問了,桂蘭就嗚嗚的哭:“那挨千刀的,要把他爹娘接來。只接了他爹娘就算了,他爹娘還帶著他大哥家的小子來。那小子都十六了,住這屋子里,怎么住的開。他就說換平房,再給他爹媽侄子租一間平房。你說……這平方是啥條件,如今這房子是啥條件……”

    莊婷婷在一邊收拾她家的廚具,聽了一耳朵就嚇了一跳:“來了三口,吃啥啊?”

    “他們說帶糧食來。”桂蘭抹了一把淚,“叫他侄兒在城里找活干的。”

    張婷婷就有些一言難盡,這說是帶糧食來了。可這要是帶的糧食不夠呢,還能看著爹娘跟侄兒餓著。

    她撇撇嘴,心里到底是平衡一些了。雖然錢家沒啥親戚也不得力,但至少沒什么負擔和這糟心事。把之前蓋房子只叫自己娘家人來幫忙,卻不見錢家人露面而生出的那點不滿,徹底的放下了。

    別人家的家務事,這誰都管不著的。

    各自忙著搬家的事,等搬過去了,真就舒服了。

    一進大門,是兩間門房,一間當廚房,一間當雜物房,過了門廳,就是照壁,向左右轉過去,就是通往廂房的甬道。甬道的用磚鋪就,兩側留著方形的小花壇,四爺說:“……等明年,移栽幾棵葡萄樹來。”

    林雨桐就朝上看,等葡萄架子鋪面了,這就是游廊了。

    兩邊的廂房各兩個不大的房間,過去就是正房帶角房。從正房兩邊的拱門出去,就是后院。

    后院小菜地。規劃的整整齊齊。

    而廁所和衛生間,四爺都是給放在屋里的。正房和廂房都套著廁所呢。排水管道是從其他廠搜刮來的,直接通到墻外,墻外頭有個化糞池,是用水泥打起了的。上面蓋著水泥板,需要清理的時候,說一聲就行。廠里每天都有拉糞車從后門進出。好些生產大隊都搶著要呢。

    常秋云幫著看孩子,是早上七點來,晚上等林雨桐下班之后就走的。晚上也不在這邊歇,所以,兩口子帶著三孩子,就住東間。

    地方大了,燒的地龍,屋里確實是沒有暖氣那么熱。不過穿著秋衣秋褲在屋里呆著,也不算冷。晚上四爺靠在炕頭看書,林雨桐抱著驕陽哄,丹陽和朝陽趴在炕上玩拼圖。

    歲月靜好,不外如是了。

    搬到新家,唯一不好的就是,孩子上學就比較遠了。

    得多走十多分鐘的路程才行。

    之前,四爺還騎自行車送來倆孩子去。如今不了,大冬天的,坐在車上更冷。

    早飯提前吃四十分鐘。然后在家里教倆孩子背詩背古文,用半個小時。

    半個小時過了再出門,再慢跑也沒什么關系了。然后爺三個,就小跑著上學去了。

    家里的自行車,直接給常秋云用了。她早起要趕來,晚上要趕回去,有個自行車更方便。

    丹陽先是跟著她爸跑,后來嫌棄得遷就朝陽而放慢的跑步速度,干脆就不跟著跑了。她跟鐵蛋狗子和小草他們約了時間,在巷子口集合,然后幾個人跑著一起上學。

    孩子得需要玩伴,見她玩的好,四爺也不去管。只慢慢的陪著朝陽跑。

    放學也一樣,只需要接朝陽,丹陽不用管了,自己就能跑回家。

    不過這天,丹陽回家有點晚。

    林雨桐才說出門去找找呢,結果這丫頭回來了。

    還不是一個人回來的,后面還墜著個尾巴,是個十歲大小的男孩。

    這孩子臉上臟兮兮的,瘦的很,如今這都是臘月天了,可這孩子身上還是夾襖。而且里面為數不多的棉絮已經露出來了,腳上還穿著單鞋,已經露著腳趾了。

    “這誰家的孩子?”林雨桐先叫孩子進來,“快進來。”

    丹陽就道:“他一直偷著去我們學校,在我們教室外面偷聽。今兒被我們班幾個男生逮住了,還沒怎么著呢,他就暈了。我們老師給他喝了熱水,說他這是餓的,我就把我身上的肉脯都給他了。然后我放學……他就一直跟著我,我怎么叫他走,他都不走……”

    林雨桐揉揉閨女的腦袋,以示安慰,然后就看那孩子,只見他低著頭,腳不安的蹭著地面。她嘆了一聲,打發丹陽:“去找你苗大娘,要一身你鐵蛋哥的舊棉衣來。”然后叫這不知道誰家的孩子,“先去洗洗……”

    洗完了,苗大嫂也拿著衣裳過來了。

    “可憐見的,這誰家的孩子?”她熱心的問,又把衣裳遞給林雨桐,細看這孩子。

    孩子的臉上腳上甚至是腿上,都生了凍瘡。不知道這種天在外面是怎么過的。

    看著這孩子這樣,啥話也先不問,先帶到屋里,把丹陽留的飯都緊著這孩子吃了。

    等他吃完了,林雨桐才問:“你叫什么?你父母呢?”

    這孩子輕輕放下筷子:“我爸死了,我媽帶著我改嫁。我就知道從B京上了火車,坐了兩天又下了火車,在火車站,我媽說叫我站著別動,她說就去上個廁所。可是我站著不動等了我媽三天,也沒見我媽回來。車站的叔叔阿姨,都說我媽不要我了。就把我送到了孤兒院。我媽怎么會不要我呢?我不信!我就從孤兒院跑出來到處找我媽。我都找了兩年了……”

    苗大嫂嘴里嘖嘖,眼淚都下來:“這當媽的,咋這么狠心呢?”

    林雨桐卻看這孩子,得有十歲上下的年紀。流浪了兩年,那么當是也就七八歲。一個七八歲的孩子,流浪了兩年,可聽他這口齒,卻異常的流利……

    她當時沒說什么,直到苗大嫂走了,她才嚴肅了一張臉,就說:“孩子,你走吧。不說實話的孩子,我一天都不敢多留。”

    這孩子睜大了眼睛,愣了好半天之后才回過神來,然后噗通一聲就給跪在地上了:“嬸子……我……”

    “你回避說你叫什么名字,也回避說你父母的名字。”林雨桐就搖頭,“你能告訴這是為什么嗎?”

    “我……我不是不說,是我媽臨走之前,只告訴我說,千萬不能跟別人說她的名字。”他擦了一把眼淚,“我也沒撒謊,我媽確實是走了,不知道去哪了。他把我交給我奶媽,給了她錢叫我做奶媽家的兒子,可我奶媽把我賣到山里還說是為我好,我是從山里逃出來的……”

    林雨桐就皺眉:“你多大了?叫什么?”

    “我叫林破軍,抗戰那一年冬月生的。”林建國這么說。

    四五年生的?

    那今年得有十一了。

    這么大的孩子,該記得也都能記住了。他說的不管有多少真假,但奶媽這事應該是真的。能有奶媽的人家,只怕是大戶人家。

    大戶人家出來,那便是出身不好了。

    “你平時在哪里落腳?”林雨桐不糾結那個問題,換個了話題問。

    這孩子又低下頭:“……廠子外面有很多地窩子,我就在地窩子里呆著……平時撿到什么吃什么,要到什么吃什么……”

    那就是說,是靠著要飯活過來的。

    一個十一歲的孩子,遭遇了被賣,出逃,躲避,謀生,還知道去學校求學,然后機靈的選了這么一個隨手能給他肉脯的姑娘,一路跟了回來。

    正要說話,四爺從外面回來了,帶著冷風,“大門我關上了……”說著話,他就撣落在肩頭的雪,“這會子下起來了,看樣子還小不了。”

    臘月的雪夜,林雨桐能把一個十來歲歲的孩子趕出去嗎?

    “嬸子!”這孩子重重的磕頭,“留下我吧,不用給我吃飽飯,一頓半碗稀粥就行。我也不要住啥好地方,給我一間柴房住……我啥都會干……”他看著在一邊看稀奇的朝陽,又看看晾在屋里的小衣服,馬上又道:“我還會幫著看弟弟妹妹,保證多干活……”

    四爺扭臉,就看林雨桐:什么情況?

    林雨桐在四爺耳邊說了一遍。

    四爺就微微皺眉,然后看向跪著的孩子。

    這孩子又磕頭:“叔,求您了。我保證不吃閑飯……”

    丹陽的眼淚就快下來了,去拽她爸的手,不停的搖啊搖的。

    兩口子對視一眼,不管以后怎么安排,但是今晚,這孩子都得留下來。

    書房臨窗是盤著炕的,今晚,這炕就是這孩子的。

    被褥都給鋪好,告訴他衛生間在哪。就不用管了。

    從他吃飯的儀態看,更小的時候,他的確是受過特別好的家庭教育。

    身下是暖烘烘的炕,身上是輕柔溫暖的被子,帶著一股子暖香。他沉沉的想睡,但卻不敢睡。對面的房間傳出來的歡聲笑語,使得他的眼淚一瞬間就下來了。

    他也不知道為什么要哭,反正就是哭了。

    他其實沒有說謊,爸爸確實是死了,媽媽確實是嫁人了。爸爸是老死的,他的年齡很大很大了,長著白白的胡子。他的寶貝孫子在家里也總是欺負自己這個小叔叔,他也只喜歡他的孫子。媽媽是他的十一姨娘,在爸爸死了之后,在家里那些哥哥姐姐一夜之間都不知道去了哪里知道,她先自己留給了奶媽照顧,后來干脆將自己給了奶媽。奶媽說媽媽她找了個男人早就嫁人了,然后日子不好過了,就轉手將自己又給‘送人’了,但其實還是貪了錢財又不想養自己給他們家惹禍。他最開始逃出來,先去了奶媽家。把媽媽給奶媽的信,都看了。媽媽她就在這個城市!只是這個城市太大了,他沒找見而已。

    他想要一直找……可是這么找下去是不行的……在這么下去自己會死的。

    原以為只要能找到媽媽,問她一句為什么,他什么都不會怕。

    可是在暈倒的那一瞬間,他害怕了。特別特別害怕!

    而這個小姑娘伸出來的一只手,遞過來的一把肉脯,在那一刻,如暖陽一般撒在身上,驅散了從心底蔓延上來的冰冷和恐懼……
真人游戏有哪些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