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師弟你夠了[重生] (書號:22658

正文 第002章 血月七殺咒

作者:埃熵
    到達三清殿的時候,宗門開山的法事已畢。殿外人頭攢動,其中不乏渡劫期的大能,也有不少來自天罡教、妙法宗、華蓮派等大宗的陪同|修士。

    這些人多半是元嬰期以下,奉命陪本宗要入靈脈的渡劫修士來青霜山,算是修行和歷練,也有開眼界、結交道友之意。

    正兀自出神間,息攬舟耳畔忽然傳來一聲輕笑,有人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了他的身后,曖昧地將腦袋湊到他的耳邊道:

    “我的好師兄,你一個人躲在這兒,是在偷看什么?”

    洛北風溫熱的氣息撩在息攬舟的耳廓上,鬧得他呼吸一滯:

    “你不去前頭接引,在這鬧我做什么?”

    息攬舟瞪了洛北風一眼,卻見后者滿臉無辜地聳聳肩、臉上露出了懶洋洋的笑來、十分不屑地說道:

    “不就是拿宗門令給他們開個靈脈么,說白了就是看門人給人開個門的小事兒,何必鬧那么多花頭,真是累人!”

    聽見這等說辭,息攬舟挑了挑眉、轉身去看他的師弟洛北風:

    洛北風今日以銀環束發,著一襲藍衫、外頭披上了代表知客道長身份的暗紋襄赤黑邊的廣袖青色道袍,外袍被山風鼓起,仿佛振翅欲飛的鷹。

    人還是那個他熟悉的師弟洛北風,他從小帶大的英俊少年。可是,此刻洛北風說話的倨傲神態和臉上太過冷硬的線條,看得息攬舟有些心驚。

    剛想開口訓斥洛北風幾句,息攬舟卻聽見不遠處大殿里頭一陣巨響,然后就是一道艷麗、詭異的紅光沖天,令人膽寒的黑色怨氣從三清殿中溢出來,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朝四面八方散開!

    還沒有等息攬舟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事,就聽見了凄厲的慘叫,然后就看見不少人慌慌張張地從三清殿中逃竄出來。

    “息師兄!洛師兄!大事不好了!小師妹瘋魔了!”

    青霜山一個外門弟子匆匆忙忙跑過來,沖著息攬舟和洛北風慌張地作揖,氣喘吁吁地道:

    “小師妹突然修為暴增,在三清殿里大開殺戒!已經傷了不少大宗的修士!二位師兄,你們快、快去瞧瞧吧!!”

    息攬舟和洛北風對視一眼,立刻化作了一青一藍兩道輝光,飛快地降落進了三清殿里。才剛剛降落的時候,他們就感受到了滔天的怨氣。

    方才還是一片安靜祥和的三清殿,眼下已是一片混亂,不少修為尚低的修士已被怨氣所傷,正被人攙扶著往外逃。

    人群最中心是一團黑色的霧氣,時不時有白色的靈光和劍氣從中閃出,激蕩著一股股震撼的威壓,弄得大殿里頭桌翻椅斜、一片狼藉。

    “去通知紫薇道君!”

    聽見息攬舟的吩咐,洛北風張了張口想要說什么,最終還是哼了一聲去了。

    然而,

    就在洛北風離開的時候,三清殿當中的情狀陡然生變!有一個黑衣的男子“呯——”地一聲被從黑霧中震了出來,擊撞在三清塑像上,噴出好大一片血霧!

    看清那個人的同時,息攬舟的面色變了——

    “鐵道友?”

    這人息攬舟認識,他是天下第一宗門玄天門的嫡傳大弟子鐵如堂,三百年前曾陪同他的師傅玄天門主皓軒尊者來青霜山中。

    此人沉穩內斂,溫和儒雅、談吐不俗,很是對息攬舟的性子。息攬舟同浩軒尊者同輩,鐵如堂算得上是息攬舟的忘年交。

    聽聞鐵如堂不久前突破進入了明心期,是錦州大地上、年青一代修士的個中翹楚。

    如今鐵如堂整個人看上去都很狼狽,衣服被破開了好幾個洞,胸口更是可怖地陷了下去,少說也斷了三根肋骨。

    眼看那黑霧還要欺人,息攬舟爆喝一聲,眉間銀光一閃,本命靈劍——君兮劍被召喚出來,息攬舟捻了個劍訣,替鐵如堂擋掉了致命一擊。

    “多謝了,息……咳咳,息前輩。”

    看見息攬舟,鐵如堂似乎松了一口氣。可在息攬舟看不到的地方,躲在大殿后頭的一個濃眉大眼的書生,臉上卻露出了與他外貌十分不符的古怪笑容:

    息攬舟,你終于還是出現了。

    原本曹旭在看見洛北風出來做知客道長的時候還有些疑惑:

    《凡人奪天錄》上頭記載得清清楚楚,男主曹旭,出身貧寒,上京趕考時路遇盜匪,幸得玄天門大弟子鐵如堂相救。

    之后又遇見了前去查探榮城血河一事的青霜山十七代弟子林如雪,幾人結伴入了榮城血河、卻遇見了詭異的極品妖獸。

    曹旭為林如雪抵擋了妖獸的攻擊,林如雪心中有愧,便帶曹旭上青霜山,拜入了當年作為宗門開山知客道長的息攬舟門下。

    雖然,曹旭不明白為何他老老實實按照劇情走了前半段,到了榮城血河之中,那本該屬于他的靈劍,至始至終都沒有出現;那本該攻擊林如雪的妖獸,卻直接被鐵如堂給斬殺。

    他英雄救美受傷的橋段都沒有出現,反而被林如雪、鐵如堂當成了色|欲熏心的小人,一路提防著。最終是他死纏爛打、才好不容易央求得林如雪和鐵如堂帶他上山。

    關鍵是,上山以后,曹旭并未見到他未來登仙最重要的經驗包——他的“師傅”、息攬舟。

    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為什么劇情會發生這樣大的轉變?

    曹旭百思不得其解,好在無論劇情如何變幻,他還是見到了息攬舟。只要見到了息攬舟,他就有辦法拜入青霜山,繼續他位面之子、神級修仙者之路。

    因為那妖獸雖然沒有傷到林如雪,可曹旭躲在一旁看得真真的,他知道林如雪身上中了那種本該在他身上的血毒。

    “鐵道友,到底發生什么事了?”

    息攬舟一邊操縱君兮劍防備著身后可怖的黑霧,一邊從納戒當中取出三枚九墨正旭的靈丹喂給鐵如堂。

    “我們在榮城血河里頭……遇見了妖……”鐵如堂斷斷續續地說了一半,突然雙目暴睜看向息攬舟身后,他一把大力地推開息攬舟,“前輩小心!”

    然后息攬舟就被鐵如堂推開,待他好不容易穩住身形回頭的時候,卻看見林如雪周身布滿了黑氣、瞳孔也變得血紅,手中穩穩地握著踏雪劍將鐵如堂的肩膀戳了個對穿!

    “小師妹?!”

    林如雪卻根本

    沒有聽見息攬舟急怒交加的喊聲,她臉上露出了詭異而滿足的邪笑,“嗖”地一聲抽出了手中的靈劍,浮到半空中,嘴唇翕合開始吟誦一個繁復的咒文。

    黑霧和那些怨氣、還有三清殿上所有的血污都全部朝著林如雪飛過去,在她周身漸漸形成了一個恐怖的黑紅色旋渦!

    三清殿外的天空也在此時陡然巨變,烏云聚攏起來,霎時間變成了黑夜,太陽被一輪紅月代替。那黑色越來越濃、幾乎要吞沒整個三清殿。

    那詭異的紅月中,還不斷地飛出蝙蝠來,直直朝著三清殿上的人攻擊過來。

    “血月七殺咒?!”

    息攬舟大驚,這等陰毒的魔修法術,能在奪人性命靈血的同時,將修士身上的修為全數取為己用,林如雪一個出竅期的修士,怎么能使得出?

    “息前輩小心!”

    “無量清心咒!”

    ——幾乎在同時,鐵如堂的聲音和息攬舟的聲音在大殿上響了起來。魔咒成的瞬間,息攬舟就毫不猶豫地捏了劍訣。

    就在黑幕下落的過程中,息攬舟手持君兮劍、面對可怖的天空和血月,周身被白色的靈光包圍,道決一成,便是一片青光從他腳下的地面上散開,然后上升,直接與那黑幕“呯”地一聲碰撞在一起!

    浮在半空中的“林如雪”被激怒,她狂叫起來,面目也變得猙獰,又運用了一層靈力,黑色的天空之中,降下了無數血紅色的閃電,直直照著息攬舟頭頂劈去!

    眼看那血色閃電就要劈到青衣的息攬舟身上,處在狂風雷暴中心的青衣修士卻閉上了雙目,一任狂風席卷著激雷砸落。

    待息攬舟再睜眼的時候,他眉間已是三道閃亮的銀光。君兮劍中飛出了靈白無數,直直迎著血色閃電而去——

    “鴻鈞六意!”

    二者猛烈地撞擊,白色光芒暴增、息攬舟周身也起了狂風,將他身上的青色道袍掀得獵獵作響!

    黑幕“轟”地一聲四散開來,浮在半空中的林如雪不可置信地尖叫一聲,然后噴出了一股血霧,雙眸一暗便直直墜落了下去。

    三清殿上的黑幕散去,露出原本的藍天白云來,光明重新回到青霜山上。

    墜落下來的林如雪被息攬舟接住,她已陷入昏迷,看上去倒和一般女子無異。息攬舟卻暗暗嘆了一口氣,皺眉看著林如雪眉間氤氳的黑氣。

    三清殿中此時半數人都掛了彩,傷得最重的、便是玄天門的鐵如堂。然而鐵如堂為天下第一宗門的大弟子,又得息攬舟靈藥相助,只需打坐調息少頃、便可無礙。

    然而,

    鐵如堂忽然噴了一口黑血出來,繼而周圍不少在調息修士也紛紛面色慘白、嘔出黑血,那黑色的血液一落地、竟變成了詭異的朵朵黑蓮。

    “這、這是……”

    “這、這是血毒!血毒!!”妙法宗的長老見多識廣,忍不住尖叫起來,“這是出竅期魔修常用的毒,若不知魔修所煉化的妖物,根本沒有解法,且血脈相承、見血則染、不死不休!”

    “這怎么辦?!”

    “救命!我還不想死啊啊啊啊——!”

    一瞬間,才平靜下來的三清殿又亂作了一團,息攬舟身上所帶的靈藥不多、且殿內半數人身上都掛了彩、有傷口,這血毒的感染極快,地上的黑蓮越來越多,轉眼又是一副怨氣聚集、天色異變的恐怖場面。

    息攬舟額角漸漸滲出了一絲薄汗,他從未遇見如此棘手之場面。而一直躲在一旁觀望的曹旭,卻抓緊時間站出來,二話不說就恭敬對息攬舟拜下了:

    “息道長,小生有辦法解此毒!”
真人游戏有哪些互动